博客首页  |  [徐沛]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徐沛  >  白梅怒放
白梅之二

63235

 秋冬已去 春天乍到 徐沛再献 白梅一瓣 

 

 

群发上封邮件时还是马年夏天,现在已是春寒料峭的羊年。

身在自由世界,每天应接不暇,不知年过半百。

 

自从我2007年在加拿大的温哥华观赏神韵艺术团的演出后,就象无数华人和西人一样成了神韵粉丝。上次简介过的法广中文节目主编吴葆璋代我道出了要旨:“首先,神韵精湛的表演艺术和尖端的舞台效果做到了完美的结合,而她所运载的价值准则,则是人类传统的价值准则;其次,创立神韵的团体,是中国的一个共产主义受难者的团体,法轮功所创造的这台艺术奇迹预示着中华民族的复兴;最后神韵艺术团是来自美利坚合众国,在那里任何一个受迫害的人都可以找到一片自由的天地,所以,我认为美国不是中国人民的敌人,美国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

 

今年三月我又与德国粉丝专门包车去法兰克福观赏神韵。神韵艺术团也发展成可以同时在世界上巡回演出的四个表演团,每个团都自带乐队。2008年带团到杜伊斯堡的男高音歌唱家关贵敏 (1944-)今年也没到欧洲。但他去年70岁时随神韵到美国芝加哥演唱,并接受阿波罗网站记者的专访: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rB9QRBNA9U 五毛居然一再造谣,散布这位曾与彭丽媛合唱的昔日红星去世。

 

我在大陆时不知关贵敏与彭丽媛,只爱邓丽君(1953-1995)。可惜她的死讯不假,虽然那年她才42岁。1994年,邓丽君最后一次在台湾劳军演出时还鼓励民国官兵不忘“大陆的苦难同胞”。共产国际在大陆颠覆中华民国63年后,习近平出任中共第七任总书记。有人透露习七在当耿飚的机要秘书时,是邓丽君的歌迷,想来他不知邓丽君终生反共。发现邓丽君也被大陆媒体滥用来为“中国梦”垫背后,我专门撰写《邓丽君的“中国梦”》加以抵制。

 

2009年,习七发表“三不输出”后,以中共国副主席的身份出访欧洲并出席当年的法兰克福书展开幕式。一年一度的法兰克福书展堪称巨大的国际图书贸易市场,令我生畏。但为了抵制中共向世界输出思想垃圾,我硬着头皮前去唱对台戏。(详情可在谷歌搜索法兰克福书展上的红牢囚徒)当时中共官方就在为莫言获取诺贝尔文学奖造势。我则用德文宣称莫言们是出卖灵魂的伪作家……他中诺奖后,我专门赶写标题为“莫言 - 自我阉割后的最高成绩”的檄文,揭批莫言的伪劣与诺奖评委的堕落。在此文中我把莫言的自白“在日常生活中,我可以是孙子,是懦夫,是可怜虫,但在写小说时,我是贼胆包天、色胆包天、狗胆包天”译成德文,用以告诉德语读者莫言已被中共暴政异化成变态的歪才,不可能给读者提供健康的精神营养品,他在扮演为暴政掩盖真相的角色。下流的莫言能中诺奖不光是中共的大力推动,也得利于西方各界见利忘义,趋炎附势。中共花费民脂民膏收买利诱洋人,让他们中的败类为其暴政涂脂抹粉由来已久。《无耻的洋人》中收录了各界五毛的典型代表。当时就有人推荐诺奖评委马悦然,但我在他与鲁迅的德文翻译顾彬之间选择了后者,毕竟我自视鲁迅天敌。共产国际间谍用卢布收买鲁迅等反华宵小,让他们为共产党颠倒黑白,把自由的中国打造成令人窒息的“铁屋子”。中共上台后则靠霸占的大陆资源,糊弄热爱中国的外宾,让他们沦为暴政的附庸,把自宫的奴才哄抬成诺贝尔奖得主。时代在进步,伪类却如故。

 

大陆的苦难同胞在邓丽君往生后,继续用脚投票,逃亡世界各国,其中也包括德国。可惜德国是纳粹和共产党的发源地,至今亲共者坐大。德国之声中文组就是一个典型。2008年张丹红自我曝光,引发各界批评德国之声后,渗透中文节目的红色势力遭到抵制,新当选的负责人为反共之声开辟了空间。2010年神韵艺术团到德国演出时,德国之声派记者采访,我也有了发言权。http://www.dw.de/神韵第四次在德演出/a-5358826

 

可惜九岁就被中共选中的史明德2012年从奥地利到德国后,带来一股红潮。新当选的德国之声台长还没上任就去拜见红朝大使,接受红色熏染,结果新官上台后立即重用不懂中文的洋五毛,每周五次借德国之声为中宣部出口转内销,甚至美化六四大屠杀。2010年被迫流亡德国的苏雨桐因抵制新台长媚共,在合同还未到期前就被押送出中文组办公室……我又被迫关注德国之声,发现长平评论。长平曾是南方周末报系的主笔,因在2008年寻求西藏血案的真相遭到打压,连香港都拒绝他。好在德国之声那时还有聘请他的空间。长平涉及六四的言论很合我意,于是我在马年圣诞节期间,从他的作品中找出一篇最能向德国人展示大陆人真实生态的讲演,打算把它推荐给我的德语受众。岂知长平的原文很好,译文却变了味。我想女译者既然能翻莫言,那我把意见罗列出来,发给她会促使译文变好,以免误导读者。可是再一次印证人以群分,莫言的译者不是我的同道。我直接发给她的邮件,被她说成是他人在“拐弯抹角”,我辛苦罗列出的20个问题令她“莫名其妙”,拒绝接受。当我举例说“大妈”不是“姨姥姥”,而是年长的阿姨时,她居然答曰,我们德国人不这么说!这样的德国人我第一次碰到,她还声称尊重长平……既然如此,她为什么不老老实实地把长平的原意译成德文,而要扭曲甚至阉割原文!?欲知详情,请候下文。

 

出国最幸运的是观看神韵 http://www.epochtimes.com/gb/13/1/11/n3774263.htm

http://www.dailymotion.com/video/x7xl1m_乔高梅塔斯赞神韵演出艺术造诣令人惊叹_news

 

2015年4月8日草于莱茵河畔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