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徐沛]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徐沛  >  红色渗透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5695

 

 

 

我从20084月份起开始用德文发表有关红色渗透的讲演和文章。

 

那时,我只注意到了原德国总理施密特本人和他任出版人的德国周报《时代》上发表的亲共言论。施密特和施罗德一样都属社民党,都是能说会道的政客,也都是中共的坐上宾。

 

施密特分不清中共和中国,不知共产党与中国文化水火不容,试图把中共的罪责算在儒家的头上。他曾撰写长文声称六四元凶邓小平为中国的革新者,还肆无忌惮地为六四屠杀寻找借口。这位无出其右的亲共政客今年90岁,不少媒体为他祝寿,连《明镜》周刊都因此发表长篇报道,而我7月中旬则以他为例在德文网上贴了一篇标题为《红色渗透在德国》的长文。我的读者有限,刚才我查了一下,此文的点击率不过2千。那封欧洲名流捍卫张丹红的公开信倒是提到了这篇长文和我的努力。

 

8个月后,德国联邦作家圈的上任主席盖博尔(Ines Geipel)在参加了德国议会就德国之声问题举行的听证会后对大纪元记者表示,我觉得非常重要的一点是,今天在座的很多议员意识到了我们面对的不仅仅是《德国之声》中文部的质量问题,而是如何面对中共这种极权政府长期对西方社会进行有系统的红色渗透的问题

 

盖博尔是原东德创下世界记录的运动员,现在柏林的一个艺术学院当教授,堪称德国体育界和知识界的双栖名人。我对她早有所闻,但12月初我才在一年一度的美茵茨媒体辩论会上第一次见到她。是她向我提到了18号的听证会,并问我是否接到议会的邀请信,我表示没有。不久就知第一封公开信的发起人还学文夫妇收到了邀请,但邀请信上除了他人和魏京生的名字外只有八九民运在德国的产物—民阵和学联两个组织的名称。我曾是它们的成员,乐见它们的存在。

 

听说现任学联主席彭小明准备出席听证会后,我特意给他打电话,建议他让还学文去。因为还学文是民主阵营公认的最合适的人选。岂知彭小明却借口组织安排主席指派,而不顾另外五位签名人等等都推选还学文的事实,坚持代表两个组织去柏林参加了听证会,上演了一出余王排郭的德国版。余杰当时出了风头,从此却臭名昭著。如果他不排斥郭飞雄,我还不会发现他靠剽窃出名,是个不知悔改的剽客而加以揭露和抨击。

 

红色不仅渗透了德国和德国之声,更渗透了中国人和民运组织。彭小明们向中共要民主,自己却不遵守道德规范,民主程序。这在我两年前为柏林民运大会跑龙套时就深有体会,这次更是让我徒唤奈何,而遇罗锦则气得拔刀相助……好在有盖博尔把关,这次听证会的效果还不错,虽然社民党的两位相关议员发表新闻通告想就此了结此案,让也属社民党的现任台长丢卒保帅成功。然而分属基民盟及姊妹党和自民党的4位议员也已发表新闻通告,明确表示此案未了!毕竟他们还不知道德国之声发生了什么,中共的媒体就已经报道。

 

在听证会前10小时,中共媒体就透露力挺张丹红的中文组负责人冯海因17号被撤职,数位编辑受到审查等最新消息。遗憾的是此报道的作者违背了新闻人的职业道德,故意混淆是非,有意讨好中共,居然声称而此次德国之声风波和张丹红事件,是反华分子发起和制造的,并随后推波助澜。作者也试图混淆中华和中共,象张丹红一样站在了暴政的一边。对此,我接受了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的采访,谈了自己的看法。

 

我发现报道作者11月份刚被德国之声中文网采访过,这位到德国来写中文庸俗小说的70后在采访中还被宣称为德国最大的华文报纸《华商报》的总编辑。而任何一位有点见识和品位的旅德华人都会对提到的广告报嗤之以鼻,即使在发行量上它也不是什么德国最大的华文报纸。更何况上述长篇报道证明这位黄色和红色小报的新总编还是中共国际先驱导报的特撰人!这从不同的方面证明德国之声的红色渗透十分严重!

 

唉,张丹红们为何聪明反被聪明误, 不知推波助澜的正是象她们一样的聪明人,是他们一再在中共媒体上贼喊捉贼。对此中国知识份子的杰出代表何清涟评论说,这篇报道形成了一个吊诡:徐徐批的是我以及其他人诬陷中国对德国之声进行红色渗透,但这种先于德国媒体得到德国之声内部消息、由德国直通北京的热线联通,以及中国官方控制的媒体的单方面信息轰炸,正好证明中国官方及其写手们极力想否认的红色渗透事实上到底有多严重。

 

我为冯海因成为红色渗透的牺牲品十分遗憾,不过我问心无愧,因为在我发现张丹红以德国之声的中国专家的名义在德国媒体媚共后,我给他打过电话,毕竟他给我的印象不错,我和他有过开心的交谈。

 

作为因中共而躲到国外的文人谁会坐视中共势力渗透海外,污染西方媒体?我个人还感到被张丹红们出卖,因为我视他们为同类,对他们充满幻想。三年前,我还撰写文章《德国之声》,表达我的一厢情愿。如果当时我先去听一听,看一看他们主办的中文节目,就不会犯想当然的错误了。在此请读者原谅并希望读者吸取我的教训,不要被个人情感和表面现象所迷惑。

 

张丹红把我的注意力引向德国之声后,为了将功赎罪,我除了用德文撰写了一系列文章,发表了一系列讲演外,我还三打张丹红,用中文撰写《德国白玫瑰和中共小花》,《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和《特权与女权之我见》三文。丹红门害得我比过去任何时候都繁忙,好比腹背受敌,穷于应对。不过我总是努力把坏事变成好事。

 

现在来看,如果没有张丹红、德国之声与中共媒体的烘托,红色渗透不会得到德国各界和全球华人的关注。多谢各种反共势力的努力,德国议会不得不重视和整治红色渗透。

 

真心希望冯海因们能吃一堑,长一智,走出迷惑世人的丹红门,重新树立以人权和自由为准绳的正统价值观!

 

德国科隆,二零零八年十二月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1/07/09 10:23:52 PM
我不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