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徐沛]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徐沛  >  红色渗透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5595

 

 

在中共今年三月镇压了西藏民众的和平示威后,世界各国人权捍卫者的呼声此起彼伏,一致要求抵制与奥运精神背道而驰的中共举办奥运。

 

而我在中共获得奥运举办权的那年底(2001)曾第二次试图海归,结果发现所谓的“盛世”乱象丛生,险恶万端。我海归不过两月便再次回到德国。从此我就开始揭露中共掩盖的真相。我在第一次海归不成(1996)搬到科隆后则认识了德国之声中文组, 遗憾的是,在中共镇压了西藏民众,遭遇奥运危机时,张丹红们却为中共评功摆好。

 

今年五月底,在一位德国女友递给我一份登载了张丹红的媚共言论的德国报纸前,我对张丹红的印象很好。她和我都是文革的同龄人,也和我一样1988年自费到德国留学,但她没毕业就开始在德国之声工作,而我十年后,在拿到德国文学博士,并以诗人身份获得居留权后去德国之声应聘时却吃了闭门羹。加上张丹红在大陆考上的是北大,而我是在亲友的督促下考了两年才考上了录取分数线不知比北大低多少的四川外国语学院。因此,张丹红自然就成了我眼里的女强人。我历来赞赏比我有修养有才华的男朋女友。不过现在想来,张丹红和我的区别还在于她全盘接受中共的灌输,而我从小就本能地拒绝“党的领导”。张丹红大学就入了中共,而我在大学时拒绝写入党申请书。

 

无论如何,我在五月前,没想到张丹红作为以倡导人权、自由和民主为宗旨的德国之声的中文组副组长不匡扶正义,呵护善良,相反,还在我硬着头皮向德国各界揭露中共营造的假象时,居然以“德国之声中国问题专家”之名在德国媒体为暴政辩护,与我大唱对台戏。当时,我在惊讶和愤慨之余还念及对她的好感找上门去,想与她交流,结果被她断然拒绝。这之后她还继续在德国媒体散播无耻的媚共谬论,比如:“要求全然的网络开放和新闻自由,这是来自外国的要求,中国人自己对政府和官方机构很有耐心,这三十年的积极进步很多,中国更加开放了,人们比以前自由多了……大部份人要过富裕的日子,他们不要知道法轮功。”与此同时,她在为中共封锁网络辩护时将“自由西藏”和“法轮功网站”与在德国被禁止的“儿童色情网”和新纳粹的网站相提并论。难怪因要人权、要自由而被中共撤职的原南京师范大学的副教授郭泉会断言:张丹红比苏丹红还毒!

 

我立即表示赞同,因为奥运以后,在新西兰政府的要求下,三鹿奶制品有毒的丑闻才得以曝光。中共因奥运封锁相关新闻,使得无数消费者尤其是婴幼儿被迫多食用了一个多月有毒奶制品。奥运得以在我们的强烈抵抗下成功举办,正是因为中共有张丹红这样的共产“小花”为其蒙骗世人。   

 

德国之声在外界的强烈批评下,才先是禁止张丹红继续对外发言,停止在话筒前主持节目,然后,撤消其副组长的职务。就是说,德国之声一直在保这位堪称中共在德国的发言人的张丹红。中外反共人士多半怀疑张丹红有共特嫌疑有两个原因。一是她这之前给外界的印象似乎对中共持批评态度,但在中共遭遇奥运危机时,她却不顾事实,为中共大唱赞歌。二是中共媒体 从一开始便胡编乱造,试图把张丹红打扮成“爱国英雄”,把她的批评者尤其是我诬蔑成“反华人物”,而事实正好相反。爱国必须反共,这是海内外中华知识份子已达成的共识。《九评共产党》的问世就是这一共识的标志。而令中共难以应对的三退大潮,则是这一共识深得人心的表现。可惜张丹红们却聪明反被聪明误。

 

我虽然比她愚笨,但无欲则刚,绝不容忍谁在我面前媚共媚权,滥用言论自由,侮辱和蔑视他人。况且我从四月份起就在德国社会宣讲红色渗透的危害,正好可以她和德国之声中文节目为例。从红色媒体对我的谩骂来看,似乎还颇有成效。

 

在仲维光等九名旅德知识份子致信德国议会,表达了他们反对红色渗透,要求改组德国之声中文组等诉求后,以反对极权专制和捍卫普世价值为要务的五十九位知识份子组成的联邦作家圈也致信德国议会,要求彻查德国之声各个与极权国家包括俄国有关的节目。

 

中共势力在德国的代理人也没有闲着。中共《环球时报》驻德国记者刘华新在其混淆视听的报道中表示“支持张丹红的仍大有人在,其中也有相当有影响的人物,包括德中友协人士和中国问题专家”。两周后,德国之声中文节目一再采访的亲共德人托马斯 ·黑伯勒(Thomas Heberer)露面了,这位在采访中声称“中国共产党目前是中国稳定和富裕的保障”的黑伯勒堪称中共在德国的笔杆子。这次他的信也象新华社的评论一样颠倒黑白,混淆是非,转移矛盾。不过他以为他已经在德国把法轮功搞臭了, 他把德国之声的批评者贴一个法轮功活跃份子或“与法轮功有联系”的标签,德国各界就相信他了。但是他错了。徐沛我1989年起就因反对六四屠杀而登上德国文坛,我也于2002年开始在德国走访法轮功学员,了解法轮功真相,并在亲身实践后,开始为法轮功鸣冤叫屈,反对中共迫害法轮功。

 

黑伯勒们的公开信除了得到中共媒体的热捧外立即遭到中德各界的强烈质疑。有生长在中华民国的海外华人发表签名人数更多的公开信《请向权力说真话》来回答是非不分,善恶不辨的黑伯勒们。我乐于在此引用其中一段来表达我的赞同:“真正的知识分子永远应该站在权力的对立面,特别是不受制约的极权政府的对立面,去进行监督和掣肘。49位签名者,我们深感遗憾,你们没有秉承德国深厚的人文传统,也没有间接受到汉文化里志士仁人的熏染。你们不应当扮演这种助纣为虐的不光彩角色。”

 

但愿张丹红们和黑伯勒们还能良心发现,迷途知返,悬崖勒马。

 

德国科隆,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二日

 

澳洲《新天地》首发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