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徐沛]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徐沛  >  女性心得
我心中的大丈夫

4020

 

 

上网六年来我真可谓身在德国,心系中国,打动我心的则是清水君、张林、高智晟、陈光诚、胡佳和郭飞雄等男子汉、大丈夫。然而他们无一例外地正在遭受中共的残酷迫害。

 

不过我相信这是黎明前的黑暗,在不久的将来正义必定战胜中共!在此我衷心祝愿张青们能平安度过难关,重新与孩子们一起投入大丈夫们的怀抱。

 

零六年,在清水君被绑架三周年时,我曾撰写《我心中的大丈夫》以示纪念,在此删去失效的部分以表达对大丈夫们的敬意

 

 

上周末我正在阅读《解体党文化》时,电话铃响。拿起话筒一听,我便笑逐颜开。我曾邀请对方参加我们在柏林举办的“全球支持中国民主化”大会。他虽没能出席柏林大会,但我从此多了一位知己,毕竟他和我一样都是生活在欧洲的反共独知,都觉得《九评共产党》写得好极了!针对“高律师招了”的谣传,知己想知道我作为高律师的粉丝的看法。我让他不要为共特所迷惑。高律师从公开为法轮功鸣冤叫屈以来,一直在“招供”,他还能招什么呢?再说高律师象我一样因为信神而不怕死,中共拿他没有办法,否则,也不会用囚禁来封他的口。这之后我又专门给他转发去有助识别破坏民运的共特的《中共新政治花瓶的八大特征》。

 

我在电话上和知己从高律师谈到比共特破坏性还大的吴弘达,又从《未来中国论坛》谈到清水君。岂知他居然认定我和清水君是一对情侣,真叫我有口难辩。事实上,我主动给清水君去信不是因为爱上了他,而是为他的文集尤其是其文《鲁迅:汉奸还是族魂?》所吸引,希望他出面搞个让“左联”相形见拙的文人联盟,以便齐心协力系统地揭批鲁迅和中共的革命性(或曰流氓性)。可惜清水君忙于组建爱国民主党,想要我加入。就是说,我俩从一开始就各有所求、各持己见。我从他的文集中知道他比我小,而我有过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意大利男友,不想再搞姐弟恋,更何况我当时也不知道清水君的真实身份,他人在哪儿。

 

回想起来,我们的话题很广泛,什么都有所涉及。可惜我说法轮功好,他就说愿炼法轮功,但要我教,诸如此类的表现包括口口声声叫我妹妹导致我把他的一封邮件斥责为轻浮。我们的交流也因此在他回国前就中断了。是在他零三年中秋节从大陆给我来电话后,我才开始对他念念不忘,尤其是当我从他家人处获知他在中秋节不久(9月14日)便被捕后。我成了鲁迅天敌,毫无疑问是清水君的原因!但我至今单身,则不是清水君的原因。

 

转眼清水君就被绑架了三周年。我以此为动力又做了一些事包括给德国总理梅格尔写信求援等。我在文中提到清水君的时候不少,主要是出于道义,而不是爱情,毕竟我的如意郎君不是一个小我八岁的弟弟。从清水君的狱中诗来看,他思念的对象是个只能读懂大白话的美妹,否则,我肯定会背上感情包袱。清水君被绑架后,我曾问过自己,如果他没有出于自我保护而隐姓埋名,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他是黄金秋,我们还会产生那么多误会吗?如果我阻止他回国,邀他来与我相会,他会来吗?无论如何,清水君是我心中的英雄。

 

清水君不仅是我的第一个网友,也是我在茫茫网海中的第一个航标。他的文集让我大获其益,我也因此得以辨别在“正义”的旗号下从事共特活动的假民主党。清水君虽身陷囹圄,但他的事迹让更多的同胞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在援救清水君的人群中,我也认识了更多的中华英才。

 

中共让无数中华英才家破人亡还是未能阻止高智晟横空出世!高律师现在全家受难的事实再一次证明中共的邪恶。真心追求自由的人们必须摒弃对中共的幻想,积极传九评、促三退,公开宣讲在中共统治下所受的冤屈,以早日和平解体中共。

 

心怀壮志的英雄们岂能被中共赶尽抓绝?唐子没有因中共的大逮捕而销声匿迹,相反,却大力号召同胞们开展涂污大行动,用鸡蛋加染料、用油漆或墨汁涂污中共各地各级的机关、学校、企业、单位的党委或党支部的招牌,涂黑中共在公共场合的血旗,辅之以人民币上天灭中共,三退保命’‘道解中共,德兴中华的标语

 

针对不锈钢老鼠刘荻等的谬论,唐子表示有些人这辈子的使命就是来跟随或配合共产党的,要识破他们”。

 

我为能有幸遥视英雄辈出并为他们助威而感谢上苍!

 

二零零六年九月草于科隆

二零零八年十月定于科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