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徐沛]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徐沛  >  鲁迅天敌
韩寒与廖祖笙的幸运与不幸

37947

 导语:人生如梦,韩寒的今生颇象“红楼梦”,廖祖笙的今生则看似恶梦,但如果了悟人生,参透生死,就会透过现象发现廖祖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韩寒讽刺上海世博,象艾未未痛斥北京奥运一样令我拍手称快,只要心存善念必定会抵制中共耗费民脂民膏举办与民生无关的宣传秀,伪造盛世。在韩寒遭到台湾五毛攻击后,我专门向《新天地》读者介绍,“韩寒和清水君一样与鲁迅如同水火”。属于60后的我乐见80后和70后的阳光男生用善念和爱心开启鲁迅们用仇恨和谎言打造的铁屋子。

 

2011年10月,清水君在遭受了8年多的非法囚禁,甚至被投入精神病院后,带着一身病痛出狱。虽然他“经过了很多的苦与痛,挣扎在生与死的边缘,处在被严格控制被排斥隔绝,私人情感都被封杀的环境中”,但他心中还是充满了“思念与感恩”。清水君用真名黄金秋在大陆开的博客只能谈情说爱,倒是韩寒在博客发表《谈革命》、《说民主》和《要自由》。

 

可惜韩三篇得到中共喉舌大力吹捧。这一来韩寒就起到了迎合中共的作用,虽然他可能只是写出了自己的看法。艾未未曾表示佩服鲁迅、王朔和韩寒。我则支持艾未未、王朔和韩寒以假流氓的姿势解构中共靠鲁迅们打造的“伪光正”。韩三篇发表后,遭到以艾未未为首的草泥马嘲讽与痛斥。这反证韩三篇不可能抵消茉莉花革命的影响,倒是有助于大家思考中国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夏小强还特意用民国时期的小学课本和中共党报在1949前的政治诉求给韩寒补课。早在2011年初夏小强就针对韩寒的博文《需要真相,还是需要符合需要的真相》回敬《钱云会之死和廖祖笙之冤兼评韩寒说法》。而我记住韩寒的名字正是因为廖祖笙。

 

 

不同的遭遇

 

 

2004年,有德国电台记者找我打听在大陆走红的“少年作家”。我很抱歉地告诉她,对此我一无所知,毕竟我关心的大陆作家多半身陷红牢。当时我没记住被提到的几个名字,只记住了称“少年作家”为“被催熟的果子”的朱大可。那应该是我第一次听说韩寒,而那时我已注意到80后的杨银波,后来才知少年时代就开始写作的杨银波推崇比他大半岁的韩寒。

 

三年后,当廖祖笙的泣血之作引起我关注时,我读到署名韩寒的《等待真相》。这个只有八行的短帖发表于2006年,离廖梦君惨死不到三个月。它向读者推荐后来被封杀的廖祖笙博客并“希望更多的人看到此事,也希望此事能有个合法正义的结果”。对此一位韩寒的同代人发表《致韩寒》,代廖祖笙道谢,“你是唯一站出来为他说话的80后代表作家,他心底一定充满了无尽的感激,因为不可否认,你在青少年中的影响力是巨大的。我们很多年轻人都是通过你的博客才了解到这件事的”。这位无名英雄认为韩寒“有正义感”,并表示“我们很多文学青年”对韩寒“赞赏有加”,最主要的原因是他的“人格魅力”。他致韩寒的目的是希望韩寒“能再在博客里提及一下。当然,前提是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不必尖锐。在网络世界里,关注就是力量”。这以后我才记住韩寒这个名字。

 

然而韩寒的正版博客现在不含此文,含这篇短帖的博客虽然有韩寒的头像,但想必是冒牌。在艾未未被失踪后,网上也有署名韩寒的短文《再见!艾未未》流传,但韩寒本人却对外媒记者表示,用中文写艾未未被捕一案是没有用的,因为中国的互联网已经自动屏蔽了“艾未未”这个名字。韩寒坦诚他与艾未未有不同的受众和“战术”。韩寒说:“如果我批评的某件事让他们感到很难受,他们就会叫我闭嘴。那我就转而批评别的东西。我们有无数的东西可供谈论”。由此可见韩寒被代笔的事时有发生,据网民统计冒韩寒之名在大陆出版的伪书已经超过64本。

 

2006年,韩寒比廖祖笙晚一年开办博客。现存博文287,其中不乏好文比如《没有山寨就没有新中国 》,此文表示,“有人担忧,山寨文化普及以后,中国将彻底沦为一个山寨大国。我认为,这样的担忧是没有必要的,因为我们就是一个山寨大国,对山寨下手就是一种过河拆桥。……我们的国家建国初期就是山寨苏联”。可惜有些博文只有一个标题,内容被删除,只能看到一个“·”。2009年,韩寒从澳洲回国后,发表《赴澳大利亚监督指导世界拉力锦标赛的工作报告》,有大陆生活经验的读者想来多会心领神会,开怀大笑。

 

韩寒博客不到六年点击率已达545,988,947。而廖祖笙的博客2007年就被封杀,存活了不到两年,与韩寒同年开办的艾未未博客也只存活到2009年。最短命的博客可能是民运志士吕耿松的,半个晚上便遭关闭。

 

 

同样的枷锁

 

 

韩寒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上学时,也只能象每个大陆学生一样被迫接受中共的赤化。他也得读鲁迅,好在与艾未未同龄的父亲韩仁均有不少藏书。韩寒爱读古代和民国作家,他承认自己的成名作《三重门》模仿钱钟书。为了自由阅读和自己创作,韩寒多门功课不及格,导致高一时留级。2000年,在《上海宝贝》等70后的作品被禁止后,少年韩寒的书稿在被迫修改后通过审查出版发行。发行前,还未满18岁的韩寒就在同学升学时被迫休学,后来他拒绝免试上大学。韩寒显然与中共用来愚民的教育体制格格不入。《三重门》的正版在两年后就销售100万册,韩寒从此得以靠写作安身立命,成为中共被迫开放市场的直接受益人。读过《三重门》的海外华人表示,“《三重门》没有白买,处处有我喜欢的钱钟书的影子,让人捧腹的妙喻比比皆是,内容我并无多大共鸣,讲的是一个中学文学男生的生活,上学啊,郊游啊,追女孩的心思与行动啊,感觉有不少是韩寒本人的经历”。

 

韩寒象艾未未一样天性强大,并且比艾未未更早就敢于坚持自己的意愿,靠市场在中共意识形态或曰党性无孔不入的大陆独辟蹊径。

 

尽管韩寒不欣赏鲁迅甚至说,“鲁迅好像不是一个作家”,他还是免不了被称为“当代鲁迅”。因为从小被迫接受中共党文化的大陆人难以获知鲁迅是共产国际用来替中共党文化开道的红色偶像。这就是2003年我上网后乐于步清水君后尘,从不同的角度还原鲁迅真相的原因,目的是促使读者摆脱中共的思想枷锁。

 

同样被称为“当代鲁迅”的廖祖笙则象艾未未一样相信中共对鲁迅的宣传,不知鲁迅是五毛始祖。

与“文革”同龄的廖祖笙深受中共党文化的影响。他不仅当过兵入过党,还敢出书,声称“上帝就是你自己”。一直到2006年,他还在撰文反对鲁迅的后人申请用“鲁迅”作酒名,就是说,他在亵渎上帝的同时,推崇比白酒危害大的红色偶像。不过这不影响他于2005年开办博客时表示,“我写作,除了领略酣畅表达的快意,也为着临走不带遗憾,深知生命如流星,终将从天空滑落。敲的虽只是边鼓,但望鼓点为国家、百姓而敲,而不仅只是‘为稻粱谋’或浮名虚誉而敲。我认为时评不该是对新闻机械、冷漠的解读,在保持客观、公正的同时,应坚持用良知说话,落笔不可缺了正直、善良的情怀”。 

 

岂知廖祖笙奋笔疾书,抨击“择校费”之类的共产特色不过半年,就遭遇惨绝人寰的丧子之痛,变成“一个因捣鼓文字而家破人亡的男人!一个不能见容于‘和谐社会’的思想者!一个被不断剥夺话语权,饱遭迫害,但仍然不愿意跪着生的中国作家!”为了寻求独子廖梦君惨死校园的真相,为了替爱子申冤,廖祖笙遭到把持整个国家机器的赤匪打压。

 

韩仁均则为了让韩寒进入好学校而缴纳“择校费”,但他更看重“善良和正直”,他对孩子的期待就是这两点。他本人宁可失去升迁的机会,也拒绝加入中共。他不必像廖祖笙一样在儿子惨死后才逐步认识到“自己加入少先队、共青团、共产党的过程,不过是一个不断受骗的过程,同时也是一个深受共产主义恐怖统治残害的过程”。2008年7月1日,廖祖笙发表公开声明与中共决裂,汇入《九评共产党》引发的三退大潮。同年,年仅51岁的韩仁均选择提前退休。

 

 

一样的追求

 

 

2011年2月,中文推特上出现茉莉花革命的号召,大陆有多个城市都有居民象哈尔滨的梁海怡一样响应号召,上街争取自由。他们被非法抓捕后,我才获知消息。为了声援勇敢的梁海怡们,我从3月起开始上推特传播被中共禁止的信息。虽然推特也被中共屏蔽,但大陆人可以通过破网软件上推特,谓之翻墙。我庆幸生活在德国,否则,不仅没有思想自由,还要克服恐惧、翻墙等等困难才能畅所欲言。没多久,我就发现韩寒象艾未未一样也翻墙上推特。

 

2007年,25岁的韩寒就在大陆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真正的艺术家应该永远独立,绝不能被组织左右”。不仅如此,他还尖刻地讽刺到,“中国作协成功地将一批批野狗驯化成家狗不算,还成了走狗。本来男作家都应该是闲云野鹤,结果全成了闲人野鸭。虽然现在作协在政治方面的作用和管理因素被淡化了,但还一直保留着驯化功能。 ”同时韩寒明确表示,“在这个国家,做一个忧国忧民的人是最傻和最痛苦的,国家不乐意,国民不在意。”在推特上廖祖笙的关注者还不到200个就足以证明韩寒所言属实。

 

这也说明韩寒对所处的共产极权专制和被其奴役的民众有超常的认识并为自己选择了扮演的角色,“作为一个公民,我认为我有权对一些社会问题发表自己的观点和意见。”所以,当艾未未因茉莉花革命而被中共非法囚禁81天时,韩寒没有失踪,他还在推特上转发:杨佳“失踪”,他在寻找;512遇难学生“失踪”,他在寻找;上海大火遇难者“失踪”,他在寻找;为512奔波的tanzuoren“失踪”,他在寻找。现在他失踪了。请你不要失踪,因为没有像他这样的人会去寻找你。

 

2009年,杨银波撰文透露,他“看韩寒一开始是因为工作的关系,后来是越看越喜欢,……最近我渐渐地发现,我身边的很多很多很多人,都是韩寒博客的读者”。他认为,韩寒“如此真实,又如此有趣,文字颇嚣张跋扈,为人却低调谦虚。你以为他是哪一类,却发现他不属于任何一类,但可多面发光;一个看似玩世不恭、幽默搞笑的‘帅少’,实乃悲天悯人的热血青年;他重归人性常识,肩负社会公义。如此公民精神,传扬不灭,召唤激励一批有志青年与失意少年,能成一大现象,实在是令人鼓舞赞叹的中国一幸。”

 

2010年,杨银波又发表评论《韩寒〈独唱团〉,萌芽的公民力量》,表示“这些年,我一直在关注韩寒……表面看,他很能将那种严肃的、激愤的情绪一一去掉,变通为快乐、轻松、无所谓”。杨银波认为韩寒有“看穿世态的悲悯之心”,有“自我构筑的与强权平起而坐的自信”,“是公民的标杆,当代青年的范本”。

 

同年艾未未在推特上转发过一篇韩寒博文的联结,其中表示,“信息越封锁,国家越落后,这是一定的”。 这是韩寒观看北朝鲜参加世界足球赛后发表的评论。“别国的内政我们不能干涉,我国的内政我们不能评论,于是我们只能去评论评论别国的内政。我总是以五十步盼百步的心情,期待着朝鲜融入这个世界里,不再是亚细亚的孤儿”。韩寒既会隐喻和反讽,又善于观察和思考。他看足球赛也能得出这样的结论:“无论你是什么阶级,无论你是哪个思想家,哪个政治家,哪个军事家,研究出如何获得权力的都不伟大,研究出如何限制权力的才是伟人。”韩寒对“春晚”、红色宣传片《建国大业》、香港戏子成龙、五毛党和中共官员等的评论都精辟幽默,这应该是韩寒深得民心,获得成功的原因之一。

 

 

不同的评价

 

 

可惜韩三篇引发的对革命、民主和自由的大讨论不久就变成了对韩寒的人身攻击。当假打小厮方舟子的棍子落到韩寒头上时,韩寒撰文回应说,方舟子“作为一个打假人物,居然连真的假的都分不清楚”,并表示,“一个打假者居然说话造假,文品人品不正。” 这也是我对方舟子的评价。1999年5月30日,方舟子发表宣言,声援诽谤法轮功的“科学痞子”何祚庥,诬蔑“法轮功正在成为妨碍中国社会健康发展的重要因素”,为中共迫害法轮功制造舆论。2005年,我曾撰文希望读者认清方舟子的帮凶角色,分清孔子与鲁迅、法轮功与共产党一正一邪。可惜我的博客存在的时间比韩寒的早两年,点击率却只到百万,不过我能畅所欲言,也没人敢来删我的博文。就是说,韩寒不需要我为他辩护,而我支持探求真相,谁都有权质疑韩寒,揭穿骗局,就象徐林正揪出剽客余杰一样。

 

事实上,韩寒从1999年参加作文比赛起就一直遭到质疑。18岁的韩寒曾被邀请到中共央视“对话”,四面楚歌对韩寒不是第一次。我乐见谁揭穿骗局,但我象《文坛剽客》的作者徐林正一样不怀疑韩寒有代笔。原因如下:首先韩寒给人留下恶劣印象不奇怪,如果他心口如一怎么可能在大陆成名致富?其次在韩仁均与韩寒之间,我相信儿子比老子更有天赋,更有个性,更有思想,更有勇气;再次,80后与50后有不可逾越的代沟,50后的父亲怎么能写出令杨银波等无数80后热捧的作品?韩寒的文笔和才思都有80后的独特之处,不可能出自50后的韩仁均之手。最后,一个团队哪怕是一个人能心甘情愿地躲在韩寒身后为他代笔长达十三年,并且至今还没有被发现?

 

韩寒不是英雄,也不应该成为偶像,他象郎朗一样都是山寨大国的幸运儿。不过韩寒与闹出“白宫门”的郎朗有云泥之别。从2004年起,郎朗就开始到莫扎特的故乡萨尔茨堡演奏。我在德国的老乡曾以郎朗是中国人为荣专程慕名去给他捧场,可这次我们议论韩寒谈到郎朗时,她把郎朗贬得一蹋糊涂。郎朗演奏造作得让她宁可埋头去看他的鞋,也不愿看他的脸。就是说,天生有乐感的郎朗虽然在父亲的鞭打下掌握了弹钢琴的技巧,也因此名扬四海,可惜完全不具有一个钢琴家的人文素养和艺术气质,对我俩毫无吸引力。郎朗在白宫演奏红歌前就在萨尔茨堡被观众喝倒彩。而韩寒给我俩的印象一致,不矫揉造作,不趋炎附势,“爱梦想,做自己”。我俩都佩服韩寒能在大陆那样恶劣的环境里脱颖而出。

 

在中共禁止其他作家的情况下,少年韩寒靠市场也就是民意开辟出自己的成功之路。他是平民子弟,也持平民立场,但已升入利益阶层,所以,会写出遭草泥马当河蟹围攻的韩三篇。韩寒可能时不时会忘记自己生活在动物农庄,毕竟他可以控告方舟子,而冯正虎等196名上海市民还在联署签名争取被非法剥夺的诉权。

 

质疑韩寒容易,但请质疑者不要忘记追究产生从张铁生到韩寒等所谓“白卷英雄”的极权专制。智慧不只来源于学校尤其不来源于中共的愚民教育,更要靠天资尤其是独立思考和自学能力。韩寒名言有,“一个作者,如果甘于被一个协会养着,那他注定不是一个好作者。你天生就不适合干这行”。韩寒能在马列戈壁开花结果已经证明他天生适合写作,当然他也难免受中共党文化的污染 ,表现之一就是大话、谎言和脏话都层出不穷,毕竟大陆已被假大空的共产党独裁了62年。

 

但愿韩三篇引发的风波有助韩寒反思自己的过失,珍惜自己的天才,不要步戏子成龙的后尘。

不要忘记自己的名言“可以不为自由而战,但不能为高墙添砖!”也请记住“自古机深祸亦深,休贪富贵昧良心。檐前滴水毫无错,报应昭昭自古今。”

 

解体共产党,才有新中国是廖祖笙用儿子的生命换来的教训。但愿韩寒的“代笔门”能促使更多的人象韩寒的出版人路金波一样认识到方舟子是“偏执狂”,不可信,“当代鲁迅”非方舟子莫属,因为他也象鲁迅一样惯于血口喷人。无论如何,希望方舟子打过的中共人质包括韩寒能象廖祖笙一样从精神上与中共决裂。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