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徐沛]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徐沛  >  民国系列
先父与《金陵春梦》

34448
 
想起今生的父母,想起与他们的缘分,我就会想起先父阅读《金陵春梦》的情景。
 
 
枪杆子的无奈
 
 
我今生的父亲(1929 - 2008)是山西洪洞人。18岁那年随共军南下打到民国的西康省后负伤转业,否则,他就可能像别的战友一样被听命斯大林的毛共派到朝鲜去给金日成当炮灰。1956年他在被中共撤消的西康省与生母自主结婚。在极权专制的非正常社会中,先父母同甘苦共患难了52年。先母去世仅四个月,先父就随她而去。
 
先父只上过私塾,从农村加入共军,有幸生还后转业到地方,虽然名义上是“国家干部”,其实不过是被共党剥夺了人权的枪杆子。即使先父只是个芝麻官还是免不了在“文革”中被造反派打聋一只耳朵。
 
1985年,戈尔巴乔夫出任苏共总书记,先父却主动离休,虽然他才56岁,比戈氏只大两岁。先父虽然被红色宣传骗上贼船,沦为共党的枪杆子,但他遵守私塾传授的传统道德,人性没有被党性扼杀。有天府之国之称的四川在共党的独裁下从1958年开始闹饥荒,一直持续到1962年,饿死上千万人。被共党剥夺家产的先母娘家人因是富农在四川农村倍受歧视,但却没人在这场史无前例的大饥荒中丧生,就与先父不无关系。先父对妻子的恩爱,对先母娘家的接济尤其是外婆的孝敬有口皆碑。虽然先父母都从青少年时代起就被卷入红潮,算共党暴政得以运转所需要的螺丝钉,但与人为善,乐于助人是他们共同遵守的传统道德,这是先父与共党的笔杆子比如《中国四大家族》的炮制者陈伯达的区别,他的一生也因此比他们幸运多了。
 
 
笔杆子的悲剧
 
 
陈伯达(1904-1989)1927年加入中共后被派到莫斯科接受培训,从此沦为共产笔杆子。 1939年,他被时任中共中央军委主席的毛泽东看中,调去任其办公室副秘书长,也即毛的秘书。
 
毛共在国际共特、苏联军援和谎言炮弹的协助下篡夺了抗日果实,取代了1947年民选的民国中央政府后,陈伯达当过马列红朝的宣传部副部长、科学院副院长及《红旗》杂志总编等要职。代表作为《论毛泽东思想—马克思列宁主义与中国革命的结合》,沦为吹捧毛的奴才,炮制了不少共产垃圾包括《毛泽东选集》。
 
1951年陈伯达一家就尾随毛泽东入住皇宫中南海。 1966年,毛始皇发动破坏中国文化的“文革”,成立“中央文革小组”,陈伯达出任组长,为掌权的副组长毛妾江青撑门面。尽管如此,1970年毛就声称,“我跟陈伯达这位天才理论家之间,共事三十多年,在一些重大问题上就从来没有配合过,更不去说很好的配合。”陈伯达从此被拘押,1973年被开除党籍。毛死后他又被当作替罪羊正式被捕,四年后被邓小平判处有期徒刑18年。1988年,陈伯达被释放,在接受叶永烈采访时自称,他的本事就是把毛泽东的一句话变成《人民日报》的一篇社论。叶永烈认为,“通观陈伯达85个春秋的人生之旅,可以发现,理论一旦被奴性和媚骨所玷污,只能成为换取官阶的贡品,从此,与真理无缘”。这是共产党高干的特点,因为他们自认是猿猴变来的,不遵守传统道德。陈伯达也是共产共妻的实践者,结过三次婚,妻子一个比一个年轻。他第三次做新郎时是马列学院的副院长,而新娘则是那里的学员,小他18岁。
 
 
红色宣传品
 
 
目睹父亲阅读《金陵春梦》时,我还是个贪玩的女生,对自己所处的社会、共产党的历史都一无所知。我是在自由的德国,才得以了解辛亥革命这一百年的历史。可惜我看穿中共的骗局后,却无法让父母明白真相。父母相继离世后,我才想起我没有向父亲提过蒋中正,虽然我给他们打过很多电话,讲过不少见闻。我要是还能告诉他《金陵春梦》像《中国四大家族》一样都是共党颠倒黑白的伪劣之作该多好啊!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也证实《金陵春梦》的作者严庆澍(1919-1981)是抗日战争时加入中共的地下党员。他一生中用近40个笔名发表了多部红色宣传品,是“逼出来的革命的多产作家”,也即像鲁迅和陈伯达一样是接受中共命令制造谎言的笔杆子。
 
 
奉命之作
 
 
中共把1947年民选总统蒋中正赶到台湾去后,称之为“反动派”、“人民公敌”等等,继续抹黑这位带领国民英勇抗日的民族英雄。
 
中共在香港的喉舌《新晚报》连载了“揭露老百姓人人痛恨的贪渎腐化,国民政府军政要员蒋、宋以降,人人不落空”的《侍卫官杂记》后,引起读者的质疑。于是,严庆澍奉命打消读者的疑虑。从1952年,他用笔名唐人每天在该报上诋毁蒋中正,到1955年9月止。1955年底,《金陵春梦》像《侍卫官杂记》一样结集出版。该书序言谎称“广大的读者们”认为“《金陵春梦》不但生动活泼,刻画入微;它的真实性,尤其值得推崇和信赖”。
 
诬蔑蒋中正的宣传品在香港被炮制出来后于1958年推向大陆。中共“内部发行”的《侍卫官杂记》和《金陵春梦》在被共党监控的大陆以香港书的面目十分走俏。像我父亲一样的大陆人就这样不知不觉地成为另类红色宣传的受害者。他们真的相信浙江奉化人蒋中正是河南人郑三发子等谣言,得出蒋中正“头上长疮脚底流脓”的结论。
 
 
做贼心虚
 
共产党为什么要如此造谣污蔑民国的总统蒋中正?因为蒋中正是名正言顺的革命领袖。他在北伐统一中国后,对满清皇族、各地军阀、甚至一再叛变的军阀都兼容并蓄。民国精英拥戴他,民国百姓再傻也不会支持抢劫他们财物的苏共走狗,而抛弃浴血抗战、保家卫国的中央政府。否则,共产党就不会在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后大杀天下,而不是像历朝历代的开国皇帝一样大赦天下!只有不被人民接受的政权才会使用抹黑前朝,美化自己和大杀天下的卑鄙手段欺压百姓。
 
蒋中正被打败后,只在日记中责怪自己,从没用下三滥的手法去抹黑毛泽东。国民党在台湾的反共宣传也只是批判共产制度与其倒行逆施。即使败退台湾崇尚“仁义”的蒋中正也出于民生而阻止美国使用核武器对付霸占中国的共产党。共产党在大陆“批判孔孟之道”,蒋中正则在台湾推行“复兴中华文化,光复大陆国土”!
 
现在即使在大陆,中共也无法再像过去一手遮天,陆续出版的《蒋介石家世》等专著像蒋中正日记一样证明《金陵春梦》违背事实,折射出作者的伪劣。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是中华文人的准绳,只有马列子孙才会捏造事实,诬蔑他人。
严庆澍1977年起出任中共政协委员后,1978年就发病,从此半身不遂。1981年,他被送到北京医治无效死去。12月3日,严庆澍追悼会在八宝山中共公墓礼堂举行。相关消息当日就在中共媒体上发布。因为严庆澍作为潜伏香港的中共厅级干部,以记者的身份为中共做出了非常的贡献。
 
严庆澍骗了我父亲,但我却不再上当。严庆澍的儿子严浩(1952-)技高一筹,拍的《滚滚红尘》也为我识破。希望读者都像我一样吸取父辈的教训,不再被红色宣传和形形色色的五毛欺骗。
 
 
澳洲《新天地》杂志首发
网址 http://newlandmagazine.com.au/tranquil/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