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徐沛]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徐沛  >  白梅怒放
刘晓波是诗人吗?

32562

 

 

 

2010年科隆遭遇百年难有的寒冬,对此我甚少知觉。我的心思从双十节起,就多在研读和传达有道德观、正义感和民族自尊心的华人对诺和奖得主的批评。德国媒体尤其是德国之声都错把一个蔑视众生,排斥异己的政治投机者当作英雄在赞美,而我乐于逆流而行。

 

对我来说辨别善恶,搞清是非,明白对错十分重要。我也算被刘拥趸斥为“蜗居海外”的“失意文人”,不过我每天都像过节一样快活地忙碌着,享受着自由……

 

多谢香港的前辈张三一言一再发来大作。我拜读《澄清无敌论的几个问题》后,就想撰文补充:宣称“我没有敌人”本身没错,关键是刘晓波及其拥趸言行不一,他们一边对着中共当局摇尾乞权,一边对着反共勇士明枪暗剑。

 

法轮功师父2005年在发表的经文《向世间转轮》中指出,“是中共自己选择了与(法轮)大法为敌”,  同时还表示,“修炼人没有敌人,谁也不配做大法的敌人,揭穿邪恶是为了制止行恶为目地的”。

 

而刘晓波2009年在中共法庭上的最后陈述《我没有敌人》中,按张三一言的统计用了879个字来讨好中共,说什么大陆监狱“人性化,柔性化”。他还声称中共把“尊重和保护人权”写进宪法,是“标志着人权已经成为中国法治的根本原则之一。”每个了解大陆现实的人都知道,这是在欺骗世人,美化中共,掩盖罪行,而不是在揭穿邪恶。 谁都会鄙视言行不一的投机者,无论他是否中诺和奖。

 

2010年的诺和奖像北京奥运和2009年法兰克福书展一样,促使我进一步识别谁是君子,谁是小人。君子者,言行一致,表里如一,不会为了名利背弃道义,指鹿为马。跟着渎职的诺委会哄抬刘无敌的人要么不了解他的所作所为,要么就是见利忘义的小人。

 

我过去为其辩护的“流亡美国的著名诗人”像陈迈平一样了解刘无敌,可惜他这次的表现与陈迈平南辕北辙,让我无法再为他辩护。这之前,我同情他的遭遇,对他颇有好感,可是读了与他相关的数篇德文报道后,我逐渐明白为何一再有人在我面前表示对他不屑一顾。比如,在一篇题为《“共产党现在在自己的国家里有了一个真正的游戏对手”》的采访中,他居然说,“在奥斯陆由他人朗诵的刘晓波发言(“我没有敌人”)非常温暖人心,也没攻击性。”

 

这位59年大陆出生,见过世面的自由人居然不如还没出过国门的王藏有洞察力。王藏在推特上明确表示,“刘党‘我没有敌人’之说就是邪恶的帮凶之说”!王藏也知道,“‘无敌’在各种宗教中是一种崇高境界。但刘对外无敌对内有敌等无数众所周知的事件和表现,且手段恶劣不堪。因此他不配说这句话,从他嘴中说出就是一种光天化日的邪恶和卑贱!连瓮安的中学生都会伸出中指”。小他26岁的王藏,言人所不敢言,见人所不能见,这才算得上名副其实的诗人。

 

可“流亡美国的著名诗人”却说,“西方用诺和奖把刘晓波抬到了反对运动中不可动摇的领袖位置。共产党现在在自己的国家里有了一个真正的游戏对手”。刘晓波坐在牢中,“他的影响力已经比所有在海外的活动者大”!这篇访谈是用中文进行的。所以,无法再用他不能准确地用英语表达自己来解释他崇洋媚外,无视民众的观点。

 

这之前,我在读了一篇以他是诺和奖得主的朋友为题的德文报道后,给他留言表示,“读后只能对你表示遗憾。这样的报道足以让我对你的好感和信任丧失殆尽”。因为我完全没有想到他会甘愿以刘无敌之友的身份招摇过市。毕竟他也在被排斥出独立中文笔会的同行之列。

 

人和人真是太不同了!下次如果还有谁要我评论他和北岛,我会指出,诗人不能只有名气,还得有洞见,既要顺从天意,又要为民请命。50后出生的大陆人中令我肃然起敬的同行是在迫害中相继去世的杨春光(1956—2004)和力虹(1958—2010)。

 

2006年,力虹就发表诗歌《警惕啊!世界》,提醒世人:

 

   自从“一个幽灵在欧洲徘徊”,此病毒

   开始寻找可以无限量繁殖的寄生体

   

   1918在俄罗斯,1949在中国,它如愿以偿

   贫穷、落后和愚昧是它最理想的温床

   

   通过斯大林之手,造就了古拉格群岛

   通过毛泽东的天才,构筑了最壮观的人间地狱

   

   四十年来,“文革”病毒无尽头地蔓延……

   看见的眼睛被挖去,言说的喉管被割断……

   

   四十年后,此病毒不断地再繁殖、再变异

   被不道德的联合国欢送上了人权理事会!

   

   警惕啊,善良的人们!在上帝还没发明出

   杀毒软件之前,难道你们还睡得着觉?

   

   警惕啊,麻木的世界!如果不赶紧屏蔽、删除

   此病毒必定蔓延全球,那就是人类文明的末日!

 

 

可惜力虹的呐喊被假冒伪劣者遮掩。不过我有幸获知他的心声并与他交流。他的被捕促使我更加努力地抵制他痛斥过的伪类比如吴弘达。我既然也有诗人之名,那就不能徒有虚名。这是我奋起抵抗伪类的原因。

 

无论如何,诺和奖不可能把一个媚共的小人打扮成独立的诗人。不过如果刘无敌不中诺奖,他的臭事丑史谁会关注?现在他的名气再大也绝不是英名!哪个正派人会认同投机者,视软骨头为反共抗暴的领袖?

 

可不,2008年成立的中国过渡政府已号召:《不合作到底,迎接解体中共的新一年》。其中表示,“与中共的妥协与合作决换不来尊严和正义,等不来民主和自由,对中共的绥靖和包容也决带不来和平与发展。民众只有抛弃对中共的任何幻想,扎扎实实地解体中共,才能有幸福出路,才能脱离暴政苦海。”

 

炸药奖的威力震掉了一群靠“异议”欺世盗名者的假面具。

2001年,在决定是否同意匪共加入世贸和举办奥运时,以王丹为首的一干名流表示支持。他们只当对在过去的十年中,美国制造业每天消失943个职位,大陆人权和自然环境继续恶化投了赞成票。这批名流和支持余王排郭的傅牧师等都算刘无敌的同类,无论他们打什么旗号。王丹不也有诗人之名吗?

 

好在真正的中共反对派比如三妹已经用事实证明,中共挥霍纳税人的血汗钱作渗透费,收买曾经的反对派作代理人,打着异议的旗号去聚敛西方支持中国民主运动的经费和资源,排斥打击极权专制的真正敌手比如王炳章和魏京生。

 

我祝愿读者辨别善恶,鄙视伪类,各尽所能,解体匪共,还我中华!

 

 

德国科隆  2011年元旦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