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徐沛]首页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徐沛  >  民国系列
透视琼瑶现象

32232

 

 

导语:琼瑶与平鑫涛在台湾的成功是中华民国公民享有自由的实例,而他们在马列中国走红则是中共统战民国公民,转移大陆民众视线,遮掩中共罪行的特例。

 

透视琼瑶现象

 

 

上世纪六十年代,琼瑶小说由平鑫涛在台北推出,后来拍出琼瑶电影,林青霞等因此出名,接着又上演琼瑶肥皂剧……琼瑶现象已持续半个世纪,值得在民国百年之际加以评介。

 

为了消灭中华民国,共产国际对民国公民尤其是要人大搞统战,1949年后中共对民国公民也即台湾居民采用的统战术与时俱进,现在中共对此的术语有“以民促官”、“以商圍政”、“以經促統”等。凡此种种都可从琼瑶现象得到应证,琼瑶、平鑫涛夫妇的经历也足以折射出中华民国与马列中国的本质区别。

 

陆恭蕙在专著《共产党在香港》中披露了中共在香港的统战内幕。“统战”是来自列宁的中共术语,意即利诱收买。中共不择手段地搞统战,目的无非是利用其统战猎物混淆视听,颠倒黑白。这也是透过琼瑶现象可以看到的统战本质。

 

 

共产国际分裂中国

 

 

1911年,中华民国成立时,台湾还是日本从清廷手中夺走的殖民地。共产国际在渗透大陆的同时就开始在台湾活动,其走卒既有台湾人比如谢雪红(1901—1970),又有日本人。 1925年就加入中共的谢雪红到莫斯科接受培训后,于1928年在上海成立台湾共产党,其纲领就含“台湾独立”,这是台独的历史根源。共产国际在台湾也像在大陆一样成立了红色组织比如“台湾文化协会”,进行红色宣传。

 

在美国原子弹的威慑下,日本战败投降。1945年10月25日,中华民国派遣日本陆军大学毕业的陈仪(1883-1950)接收台湾。

 

可惜陈仪带到台湾的民国官兵有的素质低下,让日本政府统治了50年的台湾民众失望之余,积怨日深。而共产党在两岸的颠覆活动加深和激化了台湾的社会矛盾。1947年2月28日,因缉私引发的暴力冲突波及全台。台中地区的暴动由谢雪红亲自领导,史称二二八事件。陈仪不得不向中央政府请求派兵镇压。二二八事件的受害人中,既有台湾人,也有外省人,但为民国政府工作的几乎都是外省人。谢雪红等数百肇事者逃离台湾。“二二八”既成为台独势力挑拨离间的借口,又成为中共媒体混淆视听的事件。

 

1949年10月1日,谢雪红站在毛泽东的背后,以台湾人的身份支持中共宣布成立马列中国。时任中华民国行政院長兼國防部長的閻錫山(1883-1960)先在廣州發表《為共匪在北平成立偽政權告全國同胞書》,后被迫撤到台湾,隐居阳明山。1987年6月12日,美国总统里根在西柏林的布兰登堡门发表演说,公开要求苏联当权者戈尔巴乔夫推倒柏林墙。1989年中共血腥镇压了大陆民众的抗争,但苏联和它在东德以及东欧的傀儡政权纷纷垮台。现在再读阎锡山,只能慨叹他的先见之明。因为他早就指出,“共匪的北平傀儡政权……是苏联卵翼下的一个出卖国家主权的国贼政府,……为我国家民族历史上空前未有的祸害”。史料证明,共产国际间谍比如张治中,为保卫苏联和挽救中共挑起了日本与中华民国的战争。而中共还没坐稳江山,又马上听命莫斯科出兵朝鲜,再次把中国拖入战争,强迫中国人给金日成当炮灰,与联合国为敌。在朝鲜战场被联合国军俘虏的中国官兵后来绝大部分选择到陌生的台湾,也不回中共霸占的故乡。

 

可惜共产国际却靠宣传、统战、共特和武力得以在大陆颠覆中华民国。利用中华民国的自由和日本侵华之机,共产国际渗透了大陆各地各界。共产国际从美国派回大陆的冀朝鼎提议发行了让国民政府丧失民心的金圆券。潜伏军界并当上中将的刘斐、郭汝瑰等国贼不仅导致几十万国军包括抗日名将张灵甫壮烈牺牲,而且破坏了蒋中正在大西南保卫中华民国的计划。好在台湾成为中华民国的最后堡垒,接受了两百万大陆各省的难民,其中包括琼瑶一家。

 

 

琼瑶家史及其来历

 

 

琼瑶本名陈喆, 1938年生于四川成都。父亲陈致平(1908—2002),历史学者。1949年,带着全家逃离大陆。1969年,陈致平出任中国国民党中央党务顾问。母亲袁行恕(1916—1990)出身大家族。同辈中有不少沦为共产国际在大陆的走卒。因为他们在学校里都受到反传统反道德的五四“新文化”的毒害,否则,绝不可能隐姓埋名,从事不仁不义的地下活动。琼瑶难忘的勋姨(袁行勋)改名为袁彬,曾任成都中医学院党委书记。1944年,抗日战争时期,袁彬与丈夫一起在四川创办了一所私立中学—泸南中学,并把琼瑶的母亲邀去那里教书。大陆媒体有标题为《琼瑶童年最美好时光在地下党的活动站渡过》的报道称,“擅长编故事的琼瑶直到现在也没想到,这所泸南中学就是在中共南方局组织部的指示下,为掩护中共川南党的地下斗争而开办的。当年党在泸州的革命斗争由衰弱到大发展曾经经历了重大转折,转折点就是由于共产党人创办了泸南中学”。琼瑶的姨妈中既有1949年前出演红色电影比如《三毛流浪记》的,又有1949年后写作红色宣传品比如《新儿女英雄传》的。

 

袁行恕没有误上贼船,但也算“新女性”。她19岁就与陈致平师生恋并结婚。这位“虎妈”逃到台北后,迫于难民心理,无视四个孩子各自的天赋,一味地要求孩子功课好,让身为长女的琼瑶生活在压力和自卑中,16岁就服毒,企图自杀。当19岁的琼瑶步母亲后尘,与国文老师相恋时,袁行恕却蛮横地控告琼瑶的初恋对象,害得那位老师被开除,而琼瑶也没能考上大学,并再次自杀未遂。

 

1959年,一位毕业于台大外文系的求婚者获得琼瑶及其父母的认可。21岁的琼瑶出嫁。 这位丈夫热爱文学,比琼瑶有水平,他觉得琼瑶的小说写得很没“深度”,可琼瑶却只想以文赚钱,并得到文商尤其是平鑫涛的认可。

 

1963年,琼瑶发表自传体小说《窗外》。琼瑶在1989年写就的自传《我的故事》中坦诚,她父母看了《窗外》后,“勃然大怒”,双双写信去指责她,说她“出卖”父母。换言之,父母认为琼瑶伤风败俗,有辱家门。

 

自传透露,《窗外》发表那年,平鑫涛与琼瑶首次见面并请她去家里吃饭。琼瑶“看到一幅幸福家庭的图画,心中深受感动”。可是这个五口之家却因她而破裂。1979年,平鑫涛与1964年离婚的琼瑶结合。琼瑶总共当了15年第三者!作品与作者的生活密切相关,所以,有人称琼瑶小说为“小三系列”。

 

1983年我考上四川外语学院前,琼瑶小说就已经在大陆的杂志上发表。我读过《我是一片云》。还是高中生的我被其文字和情节吸引,好在我没有入迷,否则,可能像琼瑶一样考不上大学。那时就有人警告琼瑶作品是毒药,我还不太明白。现在看来琼瑶确实有用美文兜售虚情的本事,让文学沦为失去精神营养的商品,诱人消磨时光。琼瑶在41年里写作的56本书,都能在大陆出版,就说明她生活在自由中国,水平却没有超越中共的思想牢笼,否则,她也不可能沦为中共的统战猎物。

 

 

“白色恐怖”源于共特

 

 

中华民国被迫退守台湾后,痛定思痛,吸取教训,清除“匪谍”,禁止共产毒物包括中共偶像鲁迅。

 

1950年,另一名身为国军中将,却背叛民国的共特吴石(1894—1950年) 在台湾被捕。这位国防部参谋次长像女共特朱谌之(1905—1950)一样被依法处决。如若不然,他们也会让台湾像大陆一样落入中共的魔掌。

 

蒋中正等民国各界要人无不深受共特伤害,国策顾问陈布雷还因此自杀,因为他的女儿像华北剿匪司令傅作义的女儿一样都是共特,以致杯弓蛇影,到台湾后制造了冤假错案。被无辜枪杀者有台糖首任总经理沈镇南,被非法软禁的有孙立人将军。但是这种“白色恐怖”究其根源还是在于共特无孔不入,令人惊恐失措 ,防卫失当。最新披露的共谍是2008年升任中华民国陆军少将的罗贤哲(1960—)。在中华民国发生的“白色恐怖”,目的是保家卫国,捍卫民族尊严和自由,与共产党在占领国实行的红色恐怖性质相反。

 

当中共剥夺了大陆居民在民国享有的各种自由时,平鑫涛却能于1954年就在台湾创办自己的杂志社。这与平鑫涛在上海的经历密切相关。他只当是在台湾继承和发展了昔日上海的商业文化。

 

其时共党还没有放弃用武力彻底打垮中华民国。1955年1月18日,共党以陆海空三栖作战方式,发动了一江山战役。王生明(1910-1955)率领国军英勇抵抗,血战近三昼夜,720名国军官兵阵亡。中华民国被迫放弃保卫浙江外海大陈列岛。蒋经国亲自前往大陈,安抚军民,岛上居民几乎全部选择跟随国军,撤往台湾。他们失去了家园,但获得了自由,可以像琼瑶夫妇一样白手起家。

 

1989年,在进入大陆市场前,琼瑶就在自传中表示,当年小小的杂志社已扩建为七层楼的大厦,包括“杂志社”、“出版社”、“舞蹈工作室”和“画廊”,正名为“皇冠艺文中心”。

 

1980年,在琼瑶得以与平鑫涛结婚的第二年,他们就买了“一幢四层楼的花园洋房,这房子占地一百五十坪,有十几个房间,和大大的客厅,大大的地下室”。照琼瑶的话说,他们夫妇“都是从最贫穷的环境中挣扎出来的,都是从一无所有中白手起家”。

 

琼瑶夫妇的创业史说明台湾居民享有中华民国在大陆就实行的宪法所保证的自由。而在马列中国,前三十年,中共就用各种整人运动害死了八千万人,大陆居民只准吃苦挨饿,除了毛泽东全都被剥夺了财产和自由。居民甚至会因为抒发乡情而被判处死刑比如《可爱的家乡》(《知青之歌》)的作者任毅。歌曲《乡恋》在八十年代还被禁止,创作者和演唱者李谷一都遭到批判。好在大陆百姓不再听从中共的禁令。1983年中共中央台举办“春晚”时,全国观众一致点唱《乡恋》,迫使中共解禁。

 

中共在大陆关起国门,大搞整人运动,大革文化命时;蒋氏父子在台湾领导中华民国忙于励精图治,复兴中华,反攻大陆。台湾居民一直可以合法出国,甚至非法进入大陆比如琼瑶的中学同学陈若曦(1938—)。1966年,生在台湾的陈若曦留学美国后,与原籍大陆的丈夫一起投奔祖国,才知道上了洋五毛比如斯诺的当。七年后,夫妇俩带着孩子离开大陆。1995年,陈若曦不惜离婚,从美国回台定居,想来她懂得珍惜先烈先贤保卫下来的中华民国了吧!

 

《中共风雨八十年》的作者林保华更是用生平和作品证明中华民国的可贵。林保华与琼瑶同年生在重庆,后移居印尼。17岁时,林保华相信中共的宣传,从印尼回国求学,结果目睹了一系列人间惨剧。1976年,他得以去香港,从此笔耕不辍,揭露大陆现实,抵制红色宣传。1997年在共党到来前,他又逃离香港,移民美国,可是,九年后,他却选择到台湾定居。2009年,林先生为了捍卫自由民主,发起成立台湾反共救国青年团。

 

在中共的打压下,中华民国现在虽然只有23个邦交国,但持中华民国护照可以自由出入100多个国家。与此同时,被迫偷渡到世界各国包括非洲穷国的大陆居民至今也没有中断。2011年除夕,大陆同行《红楼女囚》的作者孙宝强来信告知:“我实在活不下去,已经和丈夫逃到了澳洲”。过年期间,我在网上读到党治国(1936—2008)的遗作《三枚“毛主席像章”》,这位被打成“右派”九死一生的中华精英写道:“ 半个世纪无数的惨痛教训人们,无论什么人,什么时候只要轻信共产党,最后就可能搭上身家性命;1957年的右派就是最典型的例子,积极发言的都是对党的政策毫不怀疑的人”。

 

 

中共统战成效显著

 

 

中共夺取政权后,有海外亲属的大陆人多是中共的专政对象,他们甚至被剥夺了升学机会。大陆居民的抗争比如大规模的偷渡潮尤其是逃港潮促使中共“改革开放”后,昔日的“黑五类”有了利用价值,被称为“台属”、“侨属”,成了中共各级“政协”、“统战部”、“台联”和“侨联”等组织的统战对象。如果他们的亲属是名人,他们还会升官发财,成为中共的花瓶(政协委员)比如龙应台的哥哥龙应扬。

 

1988年,琼瑶夫妇第一次回大陆。那时大陆读者无法获知林昭(1932—1968),但琼瑶已传遍大陆。琼瑶一到北京机场就开始享受特权,成为中共的统战猎物。琼瑶在她的大陆游记《剪不断的乡愁》中自己承认,“我知道其他的探亲者,曾面对种种困难,我侥幸有各方友人照顾,使我此行中,只有感动,没有困难”。

 

琼瑶虽然拒绝媒体采访,也怕伤感而不敢回湖南,但是湖南电视台对外部副主任欧阳常林却跟踪她四千里,还派人在短短四、五天内,从长沙到琼瑶的老家去拍摄她祖父的故居和坟地,然后把带子送到昆明给琼瑶播放,最终获得琼瑶信任也达到统战目的。

 

在琼瑶的记忆里,她祖父陈墨西(1869—1960)的兰芝堂“是一幢深宅巨院,虽然是乡下房子,建造得也十分考究”。“祖父过八十大寿,兰芝堂中唱了三天三夜戏,流水席终宵不断”。但是,三十九年后,琼瑶从录影带上看到的“是一幢非常残破的陋屋。墙壁完全斑驳了,露出里面的泥。分的围墙已经倾圮了,小院中杂乱的晾晒着衣物,没有一扇门窗是完整的”。“兰芝堂里住了二十几家人,现在只剩下一家姓陈”,   而她祖父的坟墓“只是一个黄土堆,一个最最简单的黄土堆”。陈墨西既是地主,又有两个儿子去了台湾,自然会被中共批斗,被剥夺财产,生前难免饱尝中共的苦头。

 

琼瑶夫妇畅游大陆四十天,包括庆祝他们结婚九周年。在离开大陆的最后一个晚上,琼瑶才从录影带上看到真实的大陆,令她伤心的故乡。但这不影响琼瑶于1989年5月,再次到大陆拜祭祖先。中共党员欧阳常林全程陪同琼瑶之行。其时大陆民众已经奋起抗争,聚集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台湾居民也聚集在台北国父纪念馆和中正纪念堂支持大陆民运。台湾歌坛众星还联合创作演唱歌曲《历史的伤口》声援大陆同胞。这首至今被中共禁止的名歌是两岸民众同文同种,心灵相通的证明。

 

六四屠城后,大陆各界反共抗暴者被中共通缉,被中共判刑,甚至被中共处决……琼瑶却于1989年9月,带领“六个梦”摄制组到长沙与湖南电视台合作,在岳麓书院开机。

 

中共媒体报道琼瑶宣称,“台湾对内地文化交流的开放,是被我这样带动起来的。台湾影视界大举来内地拍戏,也是我这样开始的。 ”换言之,琼瑶带头协助中共走出六四屠城后的困境,既起了帮中共粉饰太平的作用,又达到矮化中华民国的效果。欧阳常林后来升任湖南省广电局党组书记等要职。

 

1996年,大陆出版琼瑶父亲撰写的《中华通史》,琼瑶应邀撰文介绍陈致平,其中写道,“我看到父親這樣做學問,就對自己的寫作感到慚愧。父親寫中國五千年來的英雄豪傑,歷代興亡,我卻寫一些世間兒女的小情小愛,風花雪月。和父親相比,我的小說真的只是‘小說’”。琼瑶还算有自知之明。不过大陆记者都奇怪琼瑶20世纪六、七十年代创作反映现实生活的作品,而到大陆旅行后却“退回到古代”去了!琼瑶追求商业效应,在商业上成功了,但商业与文学的本质背道而驰。连大陆网民也知“琼瑶有钱层级不高”,也发现“李谷一和琼瑶还是没法对话的”。琼瑶虽然算“文化五毛”,但毕竟生活在中华民国,而李谷一从小接受中共栽培,前夫就是培养了包括她在内的一系列红色歌星的金铁霖,后又嫁给共军大将肖劲光的儿子。1986年,李谷一还入共提干。

 

2005年,平鑫涛的自传也在大陆出版。书中居然使用中共术语,比如“解放”。平鑫涛说,他的家在上海算穷,可是他去台湾时,他母亲还有二两黄金给他。上海被“解放”后,他父母在马列中国的遭遇与他在台湾的生活迥然相反。他在自传中写道:“上海解放初期,父母的生活没有多大的改变,只是搬进更小的房子。祖父的公司关闭,也搬来和我父母同住。接着,父亲去了北大荒,母亲孤苦地独居了三年,才盼到父亲历劫归来。”平鑫涛在台北为自己的出版社办周年庆,宴请员工时,获知他母亲在上海去世。平鑫涛的自传不会被禁止,因为它会让大陆读者产生错觉。有大陆博客读后在赞赏平鑫涛的同时,声称“台湾是‘文化沙漠’,因为书店、杂志都很少。”民国公民中的有识之士比如退役空軍少將祖淩雲(1926—)只需回大陆一趟就能看透马列中国,可惜他的《故鄉今已是他鄉—大陸行記》却不可能在大陆发表。

 

总而言之,琼瑶与平鑫涛在台湾的成功是中华民国公民享有自由的实例,而他们在马列中国走红则是中共统战民国公民,转移大陆民众视线,遮掩中共罪行的特例。像高為邦一样投資大陆而受害的民国公民不计其数,然而他们却被琼瑶夫妇成功遮掩。

 

但愿中华民国公民尤其是总统马英九明白,中共试图在军事高压、导弹压境的同时、从经济、文化、政治上渗透台湾,统战居民,吞并中华民国。   

 

澳洲中文杂志《新天地》首发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7/27/11 02:49:12 PM
--“ 半个世纪无数的惨痛教训人们,无论什么人,什么时候只要轻信共产党,最后就可能搭上身家性命”。良有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