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徐沛]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徐沛  >  民国系列
回头看三毛

30842

 

 

 

2011年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辛亥革命推翻了中国的皇权专制,建立了亚洲的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中华民国虽然在听命于斯大林的共产国际的渗透和打击下,败退台湾,但在中共的阴影下,迎来了百年风华。

 

元月八日,在德国的两个民国侨团邀请《极权与当代中国知识精英》的作者仲维光在新年聚会上演讲。标题为“从刘晓波到习近平—如何看待辛亥革命一百年后的中国现状”。仲先生1949年在大陆出生,被迫从小接受中共的愚民教育,但他却在20岁时开始觉醒,矢志做中共的掘墓人。因六四屠城被迫流亡德国的仲先生,以亲身经历深入浅出地剖析了从刘晓波到习近平等共产畸形人物,有助民国侨民透过大陆表面的浮华,了解中共的血腥本质。否则,民国侨民也容易像三毛一样因为乡情和无知沦为中共的统战猎物。

 

 

三毛简历

 

 

三毛原名陈懋平,1943出生于重庆,籍贯浙江。俗话说,三岁看老,这在三毛身上可以得到印证。三岁的她拒绝学写“懋”字,她的父母居然会因此放弃祖传下来的儿女辈分的排行,听任次女自己改名为陈平。陈平后来以三毛为笔名则是因为在她三岁时,看了红色画家张乐平的《三毛流浪记》。

 

张乐平在民国时期享有创作自由,但在“新中国”完全沦为中共的画笔。不过陈平的父亲陈嗣庆在中华民国开律师事务所,知道中共的天下不容法制,在大陆沦陷前,带着全家逃到台湾,继续当律师。陈平有幸在父母的溺爱下在台北长大。12岁上初二时,一个数学老师的恶作剧让陈平受到严重伤害,心理不再健全,表现就是逃学、自闭、自杀。家境和社会环境允许陈平任性发展。她未成年就可以交男朋友,还能够到大学旁听。不过陈嗣庆在给次女的第11本书作序时表示,三毛在20岁前让父母“過的是心靈上倍受欺凌的苦日子”。

 

与三毛同代的大陆人比如遇罗克(1942—1970)在中共暴政下虽然备受挫折,却勇于抗争,直到被杀害。陈平生在福中不知福,一再自杀后到西班牙留学,结识荷西。1971年,四年半后她回到台北。她在台湾住了不到一年,在爱情上又遭遇打击,再赴西班牙,重遇荷西。1973年,30岁的陈平与小她6岁的荷西结婚。1974年起,陈平开始以三毛为笔名在平鑫涛(1927—)主编的《联合报》副刊上发表作品。成名作是1976年发表的《撒哈拉的故事》。三毛讲演时说,“我的写作生活,就是我的爱情生活;我的人生观,就是我的爱情观。”

 

 

中共统战

 

 

中共在共产国际的支持下,靠共特、宣传和武力占领大陆后,一直企图“解放台湾”!追随中华民国中央政府撤退到台湾的200万大陆各省人除了民国精英外,也有共特。在张戎夫妇合著的毛传中也有披露。

 

上世纪60年代起,曾长期潜伏国民党及其军界的共特张治中等就在中共的指使下给民国的老朋友写信宣传。张治中给蒋氏父子写的信需要周恩来亲自审阅。周恩来民国时期化名伍豪,听命莫斯科在上海搞渗透和暗杀,是红色中国第一任总理,手上血迹斑斑。可是他读了张治中的统战信后,在批示中宣称:“寥廓海天,不归何待?” 

 

1982年,蒋中正去世七周年,蒋经国发表文章,悼念父亲,其中提到:“切望父灵能回到家园与先人同在。”蒋经国还表示,“要把孝顺的心,扩大为民族感情,去敬爱民族,奉献于国家。” 

 

时任“对台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的周恩来遗孀邓颖超立即开会研究,建议由副组长廖承志给蒋经国写一封公开信。就是说,以廖承志个人名义发表的公开信其实是中共当局的旨意。此信声称“三年以来,我党一再倡议贵我两党举行谈判,同捐前嫌,共竟祖国统一大业。惟弟一再声言‘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信中还引用了周恩来的话“寥廓海天,不归何待?”

 

7月25日的《人民日报》公布廖承志名下的统战信后,8月17日,宋美龄以公开信形式回应廖承志,表示,“经国主政,负有对我中华民国赓续之职责,故其一再声言‘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乃是表达我中华民国、中华民族及中国国民党浩然正气使之然也”。宋美龄义正词严地用事实驳斥了马列子孙的无耻,并反劝饱受“文革”折磨的廖承志“幡然来归,以承父志”。因为廖承志的父亲追随孙中山,曾为在中国实现三民主义而奋斗。台湾实现了三民主义,而大陆人至今被中共剥夺人权和自由,可是中共却打起了统一台湾的算盘。

 

这之前,宋美龄冷处理过中共通过陈香梅转交的宋庆龄签名的统战信。这之后,宋美龄还公开回应过邓颖超署名的统战信。

 

以宋美龄为代表的民国老一辈饱尝中共苦头,不会再上当,虽然如此,蒋经国在去世前几个月还是顺从民意,允许民国公民回大陆探亲。

 

1988年三毛父亲收到他过去的员工和老乡倪竹青的来信。三毛代父亲回信,从此不知不觉沦为中共的统战猎物。

 

 

大陆现实

 

 

中共夺取政权后,用一个接一个的整人运动剥夺了大陆居民的财产、自由和人权。大陆的方方面面尤其是价值观被中共打了一个颠倒。社会各界的精英包括中共党员都逐一沦为中共消灭和迫害的对象。

 

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共统治大陆不过27年,大陆居民非正常死亡人数高达八千万。

邓小平借助民意在党内斗争中战胜华国锋后,立即把追求自由的民主墙一代比如魏京生(1950—)投入大牢。民主墙一代的大陆作家力虹(1958—2010)在《四十年反控制散记》中悲愤地表示,“从遥远的上小学那年开始,到上大学创办《地平线》诗社加剧,到1989年六.四肇祸,到1999年北京出事,直到今年3月9日‘爱琴海’网站被横蛮封杀,长达四十年来,我哪一天不是被这个邪恶国家牢牢地控制在它的魔爪中?”力虹在发表这篇文章后,便于2006年9月第三次被捕。此后力虹被中共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六年徒刑。力虹被捕时48岁,经受四年迫害,在2010年的最后一天过世。仲维光和我等同仁在沉痛悼念之际,中文媒体开始纪念二十年前自杀的三毛。

 

1989年曾报道天安门民主运动的台视记者眭澔平,在红色凤凰台的锵锵三人行中,公布了三毛自杀前在他的电话录音机上的留言和给他的最后一封信。与此同时,他也证实三毛难忘死去的丈夫,自愿招惹阴间的生命,还让它们附体。既然三毛通灵,那她就应该明白:区分正邪善恶直接牵涉生死祸福,可是她却写出混淆是非的作品比如《滚滚红尘》。这是三毛自杀前的最后一部作品。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在四川上大学时,三毛的作品就传进大陆,我也读过,比王安忆等大陆当红作家吸引我,但没买过。那时我虽没有鉴赏力,但可以比较。我舍得花钱买的书还是古典作品包括三毛爱读的《红楼梦》。

 

1991年三毛自杀时,我已留学德国。消息传来,我不惊讶。

 

大概是1993年左右,有熟人通知说中共大使馆来人放电影,是三毛编剧的《滚滚红尘》。我十分好奇,前去观看。现在只记得这部电影虚假得令我发笑,虽然那时我还不知道三毛在严浩(1952—)的邀约下,带着病痛,创作出此剧本。严浩是中共派驻香港《大公报》(《新晚报》)的地下党员严庆澍(1919―1981)的儿子。严庆澍受中共命令创作《金陵春梦》,歪曲民国历史,抹黑蒋中正。中共媒体称他为“逼出来的革命的多产作家”。严浩不仅子承父业,还更上一层楼,拍起了电影。林青霞撰文回忆三毛,透露了严浩邀她和三毛聚餐,请她主演,请三毛写剧本。约会结束,林青霞回到家,“大约12点左右,严浩打电话给我,说三毛在楼梯上摔了一跤,断了肋骨,肺也穿破了,正在医院里”。

 

我看《滚滚红尘》时还不知道男女主人公的原型是张爱玲和胡兰成,我只是本能地反感滥情矫情和违背史实。可惜这却是三毛、琼瑶等通俗作家的拿手好戏。他们也因此成名成家,沦为中共的统战猎物。

 

 

淹没红尘

 

1989年春,三毛第一次到大陆。

 

当年接待她的一位三毛迷透露,1987年他为《撒哈拉的故事》倾倒,通过倪竹青与三毛联系上后被她委托为版权代理人。他在《三毛自杀前给我的最后一封信》中写道,“在三毛接近来大陆的日子,单位领导说:接待三毛是大事,你就休假去忙吧。于是,我不用上班,到处出差,落实接待”。而三毛的爷爷在当地算地主,虽然已经过世,50年代却还是被当作清算对象,遗体被挖出来暴晒数天。为了能让三毛给爷爷扫墓,当地的亲戚在大概的位置,赶在三毛到来之前重新修建了一座空坟。三毛家的老房子还在,祖宗祠堂也在,得以“让这一次祭祖的活动搞得很体面”。

 

这位三毛迷还透露,当时杭州著名内科医生看了三毛病历后,“说三毛是百病皆有”。于是,组织了杭州最有名的医生成立了一个专家小组为三毛诊断治疗。但是,三毛却不相信西医,要求找气功大师。结果又找了几位气功大师,还专门准备了一间房间作为气功室。其中一位气功师表示,“三毛好像患有癌症”,三毛证实她“患有淋巴癌,一直没有治好”。从中可见为了统战名人,讨好三毛,中共当局不惜资金,不择手段。

 

所以,六四屠城没有影响三毛以编剧的身份在1990年春随电影《滚滚红尘》摄制组到北京等地;同年秋天她又畅游大陆。这三次大陆行让三毛进入再次成为中共特权阶层的张乐平与王洛宾的生活。

 

1989年6月,张乐平(1911—1992)发表《我的“女兒”三毛》。张乐平透露一年前三毛第一次托人带信给他,第三次来信便认他做爸爸,还表示想去看他。张乐平写道,“一位素不相识的女士,一位负有盛名的女作家自认为我的女儿,这太出乎我的意外了”。

 

是啊,哪位45岁的正常女人会有如此表现?这些表现在心理学上都算病症。

而张乐平是中共的红人,与三毛在台湾认的干爸司马中原(1933—)是对立面。曾加入国军的司马中原1997年在《中国时报》上发表文章透露,他在香港听闻王洛宾的“悲凉的故事”后,讲给三毛听,三毛“哭红了两眼”。1988年,三毛不仅给王洛宾写信,还在1990年两次去新疆见王洛宾。司马中原表示三毛回来告诉他, “我这次去看王洛宾,他并不像你说的那样,我去他家,一屋子媒体人和当地干部,我有被耍的感觉。我原本只是想和他单独聊聊的。” 司马中原认为三毛因他的传叙“做了傻瓜”。  这是因为三毛一厢情愿,对大陆现状和王洛宾缺乏了解,结果被炒作成与大她30岁的鳏夫有恋情,惹来一身骚。  

 

王洛宾(1913-1996)肄业于北京师范大学音乐系, 1937年就沦为红色文艺兵,慰问替苏共运输的车队,为中共宣传,曾是丁玲的部下。王洛宾是马列政党借战乱渗透中华民国的红色走卒,并因此被国民政府关押三年。

 

中共夺取政权后,王洛宾像别的红色文艺兵一样遭到残酷迫害,虽然他们都“步步跟着毛主席”,这也是王洛宾参与创作的红色音乐话剧名。王洛宾靠改编汉语译配的维吾尔族民歌比如《达坂城的姑娘》出名。1960年,他被中共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20年。1981年,王洛宾才被“平反”,69岁的王洛宾重新穿上共军军装,任新疆军区文工团艺术顾问。

 

1986年,中共授予王洛宾“人民音乐家”的称号。1988年75岁的王洛宾离休,享受副师级待遇,共军授予他“胜利勋章”。

 

三毛却撰写《西北民歌大师王洛宾》,协助红色势力把共军副师长打造成“西北民歌大师”。1990年11月23日,王洛宾率团去新加坡演出。高档的大本彩印节目单上,印着三毛的文章《中国“西北民歌之父”一鞭钟情》!

 

三毛“走遍万水千山”,但在两年内回大陆三次后,中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早间新闻就报道:台湾女作家三毛在台北自杀身亡。1991年,张乐平则靠上述文章榮獲中共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海峽兩岸情”征文特等獎。同年,已淡出歌坛的邓丽君却仍然义务前往反共前线金门劳军演出并利用广播向大陆同胞表示,“我希望大陆的同胞也可以跟我们享受到一样的民主跟自由,唯有在自由、民主、富庶的生活环境下,才能拥有实现个人理想的机会;也唯有全体青年都能够自由发挥聪明才智,国家的未来才能充满光明和希望”。

 

三毛能风靡大陆的一个原因是中共禁止一切超越中共思想牢笼的作家。像力虹一样遵从古训“文以载道”,拒绝谎言,不忘历史,追求真相的大陆作家都是中共迫害的对象。

 

在六四屠城后的红色恐怖中,严浩在中共的支持下拍成《滚滚红尘》,获得1990年金马奖的八项大奖。然而八大奖项中,独缺编剧奖。没有好剧本,怎么可能拍出好戏?这也算中共阴影下的又一乱象!

 

颁奖典礼后不到一个月三毛就在台北一家医院自缢。三毛毕竟通灵,红尘滚滚, 能不窒息她嗎?

 
 

澳洲杂志《新天地》首发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