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徐沛]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徐沛  >  对照清水
敬告华人 — 为蒋彦永,为清水君,为无名氏,更为自己

3063

 

真高兴,不断有人站出来为身陷中共牢狱的清水君呼吁。

尤其高兴读到为清水君打报不平的文章:谁更英雄?谁又更迫切需要人们的关注?(系统比较清水君和蒋彦永)

 

我赞成蒋彦永需要关注,而清水君们和一系列无名氏更需要援助。身为中共高干的蒋医生仗义执言,讲出中共试图掩盖的SARS和六四真相,可钦可佩,值得赞美!

 

然而中共这个以马列主义(暴力论和无神论)为指导思想的政党之所以能够颠覆中华民国,并对大陆人民实行半个多世纪的专政恰巧是因为有无数个正直善良的蒋彦永上当受骗成为骨干,迷惑百姓,让这部暴力机器得以夺去千万条人命并持续至今。所以,在我眼里,蒋医生也算中共受害者,事实上,蒋医生过去就曾失去自由,也曾变相劳改,但都不足以让他翻然醒悟,还继续为中共分忧。

 

就是说,蒋医生没有脱离中共的精神控制,但未被泯灭良知,一直敢讲真话。清水君则不然,他象我一样因获知六四屠杀而走向了中共的对立面,但不象我想得多,写得少,更做得少,相反,在他留学马来西亚的短短几年里成绩斐然。打动我的清水君文集是明证之一,同时他为博讯的发展壮大作出了巨大贡献。更何况他还组建了欲与中共抗衡的爱国民主党!而他还不到三十岁。我欣赏清水君就因他的爱国爱民理想和自我奉献精神。当我碌碌无为时,他发表了六四祭。当我还对法轮功几无所知时,清水君已在抨击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行。

 

遗憾的是清水君也中了中共的爱国主义毒,尚有愤青的痕迹(他不仇美,但仇日),而且不听从一生饱尝中共苦头的先辈之劝阻,执意冒险回国。即使被跟踪,被殴打,他居然还写出一篇文章来讲中共的善政,这是他被绑架后,我在为他呼吁时难以回答的质问。也许是他太善良,太一厢情愿,或是还没有接触到社会黑暗的实质而一叶障目?我在大陆两月,受到各方优待,但却找不到可以讴歌的题材。从环境污染,民风恶劣到官场腐败,全是令我痛心的阴暗面。当时我只注意到对法轮功的语言暴力,还不知对修炼人的残酷迫害。但我相信无论如何清水君肯定不是在媚共求利,为共分忧!

 

然而中共还是既剥夺了蒋医生,也剥夺了清水君的人权。面对这种蛮横卑鄙的政治思维与体制,难道我们还能对它寄予什么新政的希望?难道中共还值得我们相信和敬重?我们还能继续默认中共对海内外同胞大搞恐怖活动?用眼前利益拉拢一批,打击一批是中共的一贯伎俩,我们不能再上当受骗,必须挺身而出反对迫害!

 

我崇尚的英雄中有一位也是医生叫李祥春。李医生从美国返回大陆,只为独自挑战中共,揭穿马列红朝的最大谎言。他想用插播的方式直接告诉大陆同胞:法轮功是中华文化的精华,在世界上深得人心,法轮功学员不愚昧无知,不争权夺利,而是追求真理的修炼人。为此他在狱中也象王炳章一样受到非人待遇。杨建利、黄琦、杨子立等等知名和不知名的中共阶下囚都需要我们关心。被中共绑架的同胞还在继续增加。

 

难道谁还看不出中共只想靠暴力和谎言继续实行恐怖,维持独裁!?

 

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只能联合起来,发出我们的声音,谴责暴政,捍卫人权,追求民主。作为普通公民,我们也拥有权力,我们可以踩江,可以揭露中共的罪行,给恶人存档,公布恶人榜,把元凶告上国际法庭,还可以为被害人、受难者点根蜡烛,对家属予以慰问……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道义赋予我们的权力还有无数。这一切不要名气,不用地位,只需善心!

 

请大家行使做人的权力,保卫言论自由人权,抗议暴政,为他人,更为自己!

 

 

二零零四年七月草于莱茵河畔

二零零八年九月审于莱茵河畔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9/30/10 10:38:06 AM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