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徐沛]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徐沛  >  白梅怒放
就“诺奖门”致一刘无敌拥趸

30444

 

 

 

谢谢你一直发来自己的作品,通过你,我也增长了不少见识。

可惜我无法理解你在刘无敌中诺奖后的立场和观点,虽然我尊重各人的选择。

我过去为柴玲洗刷污名,刘无敌也是她的诋毁者,现在与大陆的王藏一起抵制刘无敌,因为他们与民心相通。

 

我笑傲刘无敌的五封白梅信函没有抵达你的邮箱吗?

这是蜗居德国的我应对刘晓波“和这个世界耍流氓”达到高潮的方式之一。

诺和奖像炸药把中国民运的黑幕炸开了,促使世人获知谁真正关心大陆民众的人权,谁像吴弘达一样只是借大陆人的苦难出名发财。

 

在中共法庭上宣称“我没有敌人”的刘晓波居然在反共阵营中也有层出不穷的敌人,堪称荒谬绝伦的世界奇观!

 

与刘晓波一字之差却有云泥之别的刘晓东(三妹)和仲维光等对他的批评与我不谋而合,但如果没有共特们比如李建强(刘路)对刘无敌批评者的谩骂,我可能还舍不得花时间来研读无耻至极的文痞。张戎证实毛泽东在道德上一无是处。经过这两个月的研读,我也可以断言,刘晓波像毛泽东一样为了私欲不择手段,在道德上也一无是处。六四后被逮捕的参与者成千上万,可是投降后配合中共欺骗民众换取“免予起诉”的公众人物非他莫属。

 

你也曾是中共囚徒,你应该没有写过认错或悔过书吧,为什么会赞美一个从狗洞里爬出来的软骨头?

 

我知道我经受不了中共的酷刑,所以,我只有勇气躲在德国声援挑战中共的勇士。从魏京生、唐柏桥到郭国汀,从王容芬、何清涟到曾铮……知名和无名华人的英雄事迹让我无法认同一个为了名利,不要自由,不要人格的政治流氓,更何况这个流氓还一再打击竞争者,配合中共欺骗世人。

 

我难以理解你怎么会沦为刘拥趸。别的比如胡平我本来就不看好。我在纽约时,他要送我他的书作纪念,我当着亚衣的面拒绝了。亚衣还抱怨我不识抬举,可我确实没有兴趣阅读没有文化底蕴的“自由”言论。胡平现在为了涂抹刘晓波六四以来的劣迹而自相矛盾,也印证我对他的判断没错。这样的作者和作品怎么可能吸引我?

 

刘晓波像鲁迅一样靠骂人出名。连去奥斯陆捧场的方励之也证明刘晓波“几乎批判过(或骂遍)所有他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人”。当年刘“闯进”(方励之语)与他素昧平生的方家,还顺手牵羊,拿起方励之刚出版的新书,“转身就走,至今未还”。可你居然吹捧如此小人和一再犯错的诺和奖。“汉藏两族血与泪的丰碑”绝对不是一个每年都要颁发的“政治工具”(方励之语)。

 

2008年,我就公开宣称达赖喇嘛不是什么高僧智者,而是东郭先生,可仲维光们那时还不认同,但是这次因为“达赖喇嘛参与提名和推动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促使推崇他的仲维光们终于明白了我的看法。仲维光自己也是刘无敌骗得诺奖的推手,因为他和我一样反感刘无敌,但他却一再让人包括一个在德国的中共线人在自由亚洲电台上赞美刘无敌……所以,诺奖门对我来说是好事,因为它促使更多的人辨别真假、善恶和正邪。这之前,法轮功学员创办的媒体比如大纪元为刘晓波及其拥趸例如余杰名扬全球,出力不小。

 

请看我2010年12月16日在大纪元搜索的结果:

刘晓波  搜索到 4430 篇文章

余杰 搜索到 1473 篇文章

仲维光 搜索到 288 篇文章  

徐沛搜索到 145篇文章     

 

大纪元的记者编辑好像不知道余杰在大陆声名狼藉并公开诬蔑法轮功、刘晓波则是他的推手和后台,而仲维光和我都全力支持法轮功,我还修炼法轮功。但我们支持法轮功不是为了名利,而是出于道义,况且法轮功推崇的价值观正好是我们自己的追求。可自从刘晓波中诺和奖后,大纪元的法轮功学员显然明白自己上当了,因为他们回避了与刘无敌相关的话题。

 

如你所知,这之前,我很难在唐柏桥和说他坏话的人间作出选择,但现在易如反掌。那些靠美国民主基金会或中华民国方面吃饭的民运人士在乎的只是金主的眼色。唐柏桥举证,“有一个主要靠美国国会设立的国家民主基金会资助的劳工团体,竟然将‘游说其他西方国家的工会与中共总工会合作’做为他们的一项主要工作之一。他们事实上起到了不仅在国内而且在国际上帮助中共‘维稳’的作用”。

 

唐柏桥不与中共做交易,也不看金主脸色行事,所以,他才会像仲维光和我一样关注和支持当今中国最大的受迫害群体。唐柏桥当然会遭到吕京花们的诋毁和排挤。吕京花既是共特李建强(刘路)吹捧的对象,又是刘无敌的“私人嘉宾”,她与吴弘达都出席了颁奖典礼。吴打着人权的幌子活动,却破坏中共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抗争,这样的人权活动家只能算欺世盗名的骗子。

 

西方政府为了眼前的经济利益背离自己的价值观,而刘拥趸要么是李建强一类的共特,要么是打着人权旗号讨饭的吴弘达之流,要么是无法或无暇了解刘晓波的圈外人或刘的朋友包括他的版权代理人廖天琪。廖天琪在诺奖颁发日树敌无数,以致三妹说这个有幸生长在台湾的海外华人, “压根就是在找饭碗,而不是为了大陆中国人的人权和自由”。一个真正的人权捍卫者不会用恶毒的语言谩骂批评“无敌论”的仁人志士。海外华裔知识人有义务抵制欺世盗名的“刘晓波精神”和假冒伪劣的人权志士。

 

廖得意不知遭她谩骂的“失意文人”心中充满对自己同胞的关爱和解体共产暴政的决心。他们不需要得到西人的肯定,也不需要什么奖项来激励他们,只有名利之徒才会像余杰一样在乎诺和奖。请看这位文坛剽客自己的招供:“我在洛杉磯南加州大學一所酒店的房間內,徹夜不眠,等待著諾貝爾和平獎揭曉的消息。淩晨兩點半左右,當電視屏幕上出現劉曉波那張熟悉的照片的時候,我在黑暗的房間裏跪地祈禱,失聲痛哭。”

 

你在纽约和法轮功学员来往的机会比我多,难道你不知道刘晓波在《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中对中共及其监狱的美化掩盖的是“六四暴徒”比如武文建的痛苦、与日俱增的因坚守对“真善忍”的信仰而被迫害致死的大陆民众、无数访民冤民的绝望等等。

 

而你却给刘无敌吹喇叭,真是令我痛惜!你的言行违背了我对一个海外华裔知识分子的道德期许。

 

只有在相同的价值观的基础上才可能和而不同。所以,我不想再收读你的邮件,“亲君子、远小人”是我的一贯准则。

 

 

 

祝好自为之

 

 

徐沛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