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徐沛]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徐沛  >  鲁迅天敌
谁是汉奸?(钱钟书—鲁迅—汪精卫)

29879

 

 

 

据说钱钟书在婉拒外界打扰时,把自己的作品比做蛋,表示吃蛋不必看下蛋的鸡。这也曾是我对外界的态度,但我买蛋时,却首先要看蛋是哪种鸡下的?当今世界上至少有四种鸡下蛋:有的被关在笼子里,吃的是含激素的饲料;有的虽吃含激素的饲料,但被关在可以活动的鸡圈里;有的既允许在小范围内活动,又能吃不含激素的饲料;有的则可自由活动,四处觅食,自然下蛋。

 

钱钟书的比喻让我联想到在党天下的大陆人多半与前两种鸡的生活状况差不多,他们能够给人提供什么蛋,可想而知。所以,即使是阳光男孩也难免鲁迅阴影。我也在中共的思想牢笼里关了22年,出国后,尤其是六四屠杀后,才意识到自己所受的愚民教育和携带的中共毒素。也因此在2002年以前我很少读中文书。

 

没想到我居然响应了鲁迅在1925年回答一家报纸向他征求10部青年必读书时发出的号召:我以为要少(或者竟不)看中国书,多看外国书。而鲁迅在日本留学时作为班上的差等生没有受到藤野先生的歧视就因为这位日本人推崇中国文化。崇洋媚外的鲁迅思想自然会受到有识之士的抵抗。可惜在国际共运包括国际共特诸如史沫特莱等的推动下,鲁迅被吹捧成革命导师民族战士,因而误导了几代中国青年。我虽然看不上鲁迅及其受害者比如丁玲等的中文书,但我读的外国书里不少是有关中国及其文化的著述。

 

更没想到在中文网上以《鲁迅:汉奸还是族魂?》吸引了我的清水君(黄金秋)会在2003年学成归国时被中共非法绑架,并在关押一年后被判12年徒刑。而2005年张林,这位也是鲁迅对头并发表《我看鲁迅》来支持清水君和我的志士被关进了中共用来迫害他的第18所监狱。

 

清水君和张林都满怀爱国激情,与愤青不同的是他们能分清中国和中共,而且因爱国而反共。我没有爱国激情,但爱文惜才,尤其是清水君、张林这样的爱和勇气的化身,人类良心的捍卫者。大陆同行们所受到的迫害激励我把对他们的关爱化做清除五四以来鲁迅和中共流毒的动力。因为当年就是以鲁迅为首的五四知识分子为国际共运颠覆中华民国开辟了思想通道,把李慎之等中华儿女领上了贼船,并认贼作父,堕落成马列子孙。否则,有被迫害妄想症的鲁迅所臆造的铁屋子不可能在神州大地变成现实。1949年后,中华儿女全都被迫接受逆天叛道的马列主义、鲁毛思想,以致与天地人斗成为新中国人的特色!

 

连钱钟书和杨绛这种从旧社会过来的高知也染上了中共特色。钱钟书居然一度动手打人,杨绛则在事过多年,丈夫离世后,一个人因此挑战两位当事人,有关这一文攻武卫的报道甚至上了留德学人报。这是中华民族的悲哀!

 

本来我从未重视钱钟书,是标题为《一对精致和麻木的大师”— 再说钱钟书和杨绛》的文章让我想起了他。我觉得作者对钱钟书夫妇要求太高。钱钟书夫妇没有忧国忧民的胸怀,没有为民请命的胆识,外人可以期待,但无法强求。他们不曾为中共颠覆中华民国出力,只因留恋中国文化包括中餐他们留在了大陆并成为中共的统战对象,但他们不曾真心拥护过中共,所以不会因向党交心,而被打成右派,虽然他们还是免不了劳改和受辱。尽管如此,他们不失本色,不慕名利,荣辱不惊,钻研国学,硕果累累。更何况他们见证了高知1949年前后的不同经历,让我们目睹中共如何控制和迫害高知以及他们的苦难和对策。总之,我无意苛求钱钟书夫妇,而是有心谴责用语言暴力帮助共产党打败国民党的鲁迅,因为这个充满仇恨的坏蛋误导了以李慎之为代表的新青年、以余秋雨为代表的造反派,以张承志为代表的红卫兵和以方舟子为代表的愤青等几代中国人,并继续象自以为与他心灵相通的毛泽东一样欺骗着不明真相的世人。

 

 

 

2003年上网后,有两年多的时间,我一有空就研读关于鲁迅的言论,并与不少独知就鲁迅及其影响进行了交流。我很高兴,越来越多的中华儿女认清了鲁迅与毛泽东都是历史罪人,其中一位在遭受文字狱后对鲁迅表示怀念的大陆同行在我向他提出疑问后回答如下:

 

我对鲁迅的很多思想和观点是极不赞同的,我对他的赞同只限于他的那种批判精神和勇气。……为了不让别人觉得我是死不改悔,我才披上了鲁迅这张虎皮。非要说怀念,我只能说我怀念鲁迅所处的那个时代,因为鲁迅的作品在当时还能在国内发表,而且没有我这种遭遇,从这个方面讲,鲁迅比我幸运得多!鲁迅虽然不乏对当局的批判和漫骂,但他的大多数作品所流露出的仍是对底层民众的愤怒,我很不屑于把批判的矛头老指向普通老百姓的文人。中医讲究治病治根本,在政治制度没有实现民主的情况下,在统治阶级推行愚民政策的时代,普通老百姓注定不会有太高的觉悟,我们不应该对他们太苛求。相反,知识分子倒应该主动承担起推动社会民主自由的责任,所以说,鲁迅对中国的文化发展并没有起到作用,甚至于在他的带动下,导致了五四后对传统文化的空前破坏,从这一点上讲,毫无疑问鲁迅是历史的罪人!

 

共产党之所以把他的位置提得这么高,并不代表共产党就真心实意地认为他伟大,对于共产党来说,鲁迅也只是一个为其所用的棋子,因为要实现文化上的专制,必须先将传统消灭殆尽,而在这一点上,鲁迅恰好和共产党合拍。鲁迅在文学上是以一种另类的形象出现的,他的很多观点虽说错误,但他的批判精神却没有多少人有,别说要批判当政者,就是在日常生活中,一些人在到了传统道德所要求的应该做的事情或者应该说的话的时候,他们也会很自然地保持沉默,他们会自己美其名曰世故,我觉得这是一种麻木。很可笑的是,现在的中国社会还会象毛时代隔三差五地号召一下学雷锋,今年也不例外,这其实就意味着传统的凋零,因为中华民族向来就有着很多很好的人文传统,助人为乐就包含其内。从当今社会道德极其堕落的情况看,包括鲁迅在内的一切偏执地用文字或者行动鞭挞过,破坏过传统文化的人,都应该对今天的恶劣后果负责。……

 

以上是我对鲁迅的真实看法,所以我能很容易地接受您对鲁迅的批判就不足为怪了。在学校读书时,基本上每一年的教科书上都能读到鲁迅的文章,而且都是作为重点课文来讲授的,我读书时很调皮,可能是出于对那种应试教育的本能抵触吧,我几乎没有觉得哪个现代作家很优秀,即使有的作家本来很优秀,因为在现实中常常被人为地神化,我也就自然对他们产生反感。所以我读书时最崇拜的作家还是古代的,如唐宋八大家之类的,从他们那里,我才能真正找到一种在文化上的自豪感,才能看到祖先们的铮铮铁骨和中华民族的不屈脊梁,和他们相比,现代和当代作家,尤其是国内的,绝大多数是堕落的,他们成了政治的附庸,他们的灵魂几乎被权力和金钱淹没殆尽!有很多人总是人云亦云地骂封建社会的不是,实际上,我们需要继承封建社会的东西太多。当然,还是有很多作家能让人看到民族的希望,就象您以及其他喜欢在海外发表独立意见,进行自由写作的人,不过,只有等到您们成为文化主流的那一天,中国的文化才能算复兴的起步,文化要达到春秋战国和盛唐时期的那样的繁荣程度,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之所以在此公开这位怀念鲁迅的大陆同行私下对我倾吐的高见,不仅仅是因为他与我的立场相似,而是因为他不敢也不能在他名下发表这样的真实想法!他,一位八十年代生人让我深感后来者居上,因为另有五十年代生的名士只认识到鲁迅对儒学的批判是连孩子一起泼了洗澡水,采取了全面否定的态度,特别是伦理道德部分,本来是维护基本人性的,这部分被否定了,对中国人的道德观价值观破坏就严重了,而中共恰恰是继五四以来,极力破坏中国人思想道德中这一文化根基的首恶。虽然如此,他却难以认同鲁迅与毛泽东一样罪大恶极。

 

在与他们的交流中我才意识到大陆同行迫于强权可能会打着鲁迅反鲁迅。当然还是有人靠鲁迅吃饭,认鲁迅作父。对此王朔断言:倘若鲁迅此刻从地下坐起来,第一个耳光自然要扇到那些吃鲁迅饭的人脸上,第二个耳光就要扇给那些活鲁迅二鲁迅们。王朔没有夸张,各方面的史料包括左联的斗争史证明鲁迅确实稍不如意便会狠狠打击推崇他的晚辈比如施蛰存。鲁迅随手扣在施蛰存头上的高帽子洋场恶少象一座大山压了施蛰存一辈子。不知施蛰存为此挨了红卫兵多少耳光?

 

我认识王朔的德文翻译,也曾读过王朔的名作,他给我的印象不错。我觉得一个一直生活在党天下的作家能够达到王朔的水平难能可贵。他不愧为一个畅销作家,他的《我看鲁迅》很有感染力,我读后立即选入我一度接管的民运刊物《中国之春》的网络版。此文生动描述了这位作家如何在铺天盖地的鲁迅崇拜中一路走来,直到成名成家,才发现真正的鲁迅原来比自己矮小。王朔也是五十年代生人,我则是六十年代生人,在大陆时,除了在学校被迫学鲁迅外,我的成长道路上没人崇拜鲁迅。当我在异国他乡再见鲁迅时,我不仅是鲁迅诋毁的中国文化的提倡者,更是吹捧鲁迅的共产党的反对派。

 

我理解王朔这样的大陆作家对鲁迅的反省,不解好些受中共迫害的知识分子为何还挚爱鲁迅,更难以默认那些抹黑传统文化(儒释道)的鲁迅迷。上世纪九十年代,在澳大利亚获得博士学位后回上海的朱大可也注意到鲁迅崇拜思潮并表示:毫无疑问,二十世纪下半叶发生在中国大陆的普遍的鲁迅崇拜思潮,实际上就是对仇恨话语以及暴力话语的崇拜,它的残酷性被掩藏在文学和社会正义呼声的后面。而耐人寻味的是,正是知识分子本身而非官方机构,才是流连于鲁迅神殿的最虔诚的香客。不仅如此,在经历过残酷的政治迫害之后,甚至在彻底放弃了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之后,他们也依然保持对鲁迅的刻骨铭心的忠诚,全力捍卫这一二十世纪最坚硬的道德偶像。

 

朱大可这篇题为《殖民地鲁迅和仇恨政治学的崛起》的文章论证了毛泽东与鲁迅的共性或曰流氓性,可谓与我不谋而合,不过史料只能证实鲁毛都是负心汉,而不能说明刘和珍象许广平那样与鲁迅有奸情。无论如何,我希望象朱大可这样的海龟能折服更多的读者!与此同时,一名视鲁迅为美男的油画家让我想起了被中共指控为汉奸的民国四大美男之首汪精卫。

 

 

 

党天下出版的现代汉语词典给汉奸下的定义是投靠侵略者,充当其走狗,出卖我们国家民族利益的败类(原指汉族的败类)。而1980流亡法国的姜友陆曾发表长文《九一八事变前后中共破坏抗日之分析 献给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此文综合各方研究成果证明中共卖命为苏联开展的苏维埃化是名副其实的汉奸卖国行动!

 

是共产党投靠苏共,颠覆了汪精卫们经浴血奋战在中国历史上创建的第一个民主共和国。由中共一手遮天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名为共和国,实为比满清王朝还要专制和腐败的独裁政权。一来中共宣扬的是与中国文化(儒释道)背道而驰的马列主义,比虽留辫子但接受汉文化的满清对中国文化的破坏大,二来满清扩大了前朝的疆土,而中共既缩小了满清的领土,又造成了国家的分裂,否则,怎会有台湾问题?

 

当初评介清水君文集时,我曾提到清水君有仇日的嫌疑,这是他还带中共流毒的表现。我不仅反对马列主义,更警惕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等主义,因为中共一直在用这些主义欺骗人民,况且各种主义的信奉者往往忘记人有命,国有运的天理。我赞赏继承和发展了中华文化的日本,反对破坏和篡改传统文化并草菅人命的中共,因而对反共亲日尊儒的汪精卫颇有好感。

 

我在网上查询后,发现我并非第一个说汪精卫好话的人。见证了六四屠杀后,在日本获得博士学位并留在异乡的林思云所撰写的《真实的汪精卫》用事实印证了我对汪精卫的好感没错。一位象王维一样记得前世的奇才则发表文章真心怀念汪精卫,因为他在汪精卫的作品中找到了精神导师,还有人从首任民选国民党主席马英九联想到汪精卫,因为两人同样待人处世十分严格,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不近女色,不贪金钱,不拉帮结派,更毫无绯闻黑金之事。更绝的是两人都写得一手好字,文笔也出类拨萃,演讲口才更是无人能出其右…… ”

 

总之,汪精卫才貌双全,智勇双全。既然如此,我就把被中共分别贬为大汉奸的汪精卫与捧为民族魂的鲁迅略作比较,以便读者进一步认清鲁迅乃中共偶像。毕竟我是世界公民,可以不受中共的迫害,可以接触各方面的信息,可以面对良知,畅所欲言。就是说我比钱钟书幸运,可以自由活动,四处觅食,自然下蛋。

 

在我看来,鲁迅之所以在蒋介石和汪精卫先后识破共产党的邪恶而开始反共后,还更加亲近并积极支持共产党,是因为他也象马克思和毛泽东一样是个狂妄自大的失意者,而汪精卫是位内疚神明的得意者。

 

汪精卫尊儒,言行一致,知行合一。日本法西斯分子挑起中日战争后,汪精卫最初坚决抗日,但在他认识到张学良等的软弱无能和共产党的险恶用心后,便开始寻求与日本友人合作,开展和平运动,以防止中共在苏共的支持下颠覆中华民国,堪称先知先觉。而蒋介石要到了台湾后,才检讨对中共认识不透彻,误以为中共毕竟也是中国人,面对民族危难,总不至于真的……,所以未下决断清除之。不成想养虎终于为患、酿成国家、民族之大悲剧。

 

汪精卫的先知先觉可以从各方面的史料得到证实,比如在汪精卫政府内窃取要职的共特李时雨在老来接受访谈时表示汪精卫曾对部下说:这次和平运动是救国,关键是解决好中日关系。现在的形势说明中国打不下去,打下去最后只能是国民党垮,中国最后归共产党;退一万步说,假使日本失败,国民党也要垮台。中国除了和平,没有别的出路。我主张与日本讲和是给全国做个示范,内则完成中华民国建设,实现国父孙中山之遗愿,外则负保东亚之责,实现国父之大亚细亚主义。当前是要把国民党失败丢掉的地方收回一点,尽快实现还都组织政府,进一步搞好和平反共救国。

我们要把国民党丢失的要回来。蒋介石也并不要一直打下去,我们也要和他合作。我们和日本订了和平大纲,原则是善邻友好,共同防共经济提携,中国真正实现和平两年后,日本撤兵。当然这个目标实现要有很多周折,我们要努力争取。

日本内阁是要和平的,在外的军人也是要经过一段时间才能了解他们政府的意图,也能逐步了解我们的和平运动。

 

中国汉文化博大精深,有几千年历史,日本到中国来,慢慢地一定会被中国文化同化。辽金元清进入中原,到最后还不是归化,被我们同化了。

 

现在中国问题的中心是不要弄到共产党手里。共产党是国际的,中国共产党没国籍,中国让共产党发展下去那真是亡国了。中国永世不能翻身。所以我们不是卖国,而是真正的爱国,我们不能眼看中国共产党坐大,把中国引向灭亡。

 

我叫什么卖国,那些地方不是我失掉的,我是失掉个人的历史、名誉,我是抱着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决心从重庆回来,从日本人手里把中国领土拿回来。我们发挥了缓冲作用,有了我们,比日本人直接搞要好得多。我们这是真正的救国。中国打不过日本,这是最好的选择。

 

李时雨于193123岁时加入中共,想来他也象李慎之一样受鲁迅诱导而上了贼船。1939年他被中共派遣参加汪精卫召集的第六次国民代表大会,从此担任汪精卫政府的立法委员等要职,同时暗中破坏汪精卫从事的和平工作。这位受共产主义美丽谎言的诱骗而违背诚实是做人的起码道德的共特在中共颠覆了中华民国后居然当过北京中国佛学院副院长。无神论者领导宣扬有神论的佛学院只能是自欺欺人。况且佛门的一大戒律就是不撒谎!李时雨这种骗子当然不会赞赏汪精卫,尽管如此李还是在访谈中表示:

 

汪在别人讲话时细听,不急于回答,答时总以商量口气,常说:对不起你看怎样,力图给人很客气、很诚恳的印象。如果没有坚定的政治信仰,很容易被他迷惑。

我感到汪活动的最大特点是两个。一是抓住国民党的旗帜不放,言必称国父,就是孙中山如何说的,好象他的一切行动都是照孙中山的意见办的,对于没有政治信仰、没有理论修养的人有一定诱惑力、欺骗性。二是反共,他对中共、中共领导的抗日力量最仇视。言谈间对蒋个人不攻击,说到蒋总是称蒋先生、蒋介石先生,最多是直呼其名,给人一种对蒋留有合作余地之感。

 

李时雨自己被阎锡山视为九尾狐狸精的共匪所迷惑,堕落成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骗子,还自以为有坚定的政治信仰,真是可悲可叹!要知道汪精卫在无法说服蒋介石后,从重庆出走,以便曲线救国时,险些被蒋介石暗杀,然而他却不记恨并以德报怨,以礼相待。汪精卫的高尚品质,民主作风和领袖风范在中国现代史上极为罕见,而这就是他与假、恶、斗的中共势不两立的原因。

 

从史料来看,在蒋介石的重庆政府、汪精卫的南京政府和毛泽东的苏维埃政权并存的二战时期,汪精卫领导下的普通老百姓生活状况最好。从我目之所及的有关三人的史料出发,无疑汪精卫最符合仁义礼智信的中华美德。是汪精卫在奉行以民为贵,以和为贵的儒家思想,是汪精卫在推行民族、民权、民生的三民主义!而毛泽东则在1964年接见日本社会党人时暴露了中共的汗奸嘴脸,他说我们为什么要感谢日本皇军呢?就是日本皇军来了,我们和日本皇军打,才又和蒋介石合作。25千人军队,打了8年,我们又发展到120万军队,有一亿人口的根据地,你们说要不要感谢呀!

 

为了驱除鞑虏,还我中华,汪精卫年轻时,勇于以自己的生命唤醒民众,留下一首现代正气歌”—《慷慨篇》。在汪精卫因大义凛然被清政府免于死刑后,他在监狱中与爱慕英雄的陈壁君谱写了举世无双的生死恋。当汪精卫获释后,他俩实现了彼此的诺言,缔结了神圣不可侵犯的婚姻,并淡出政坛,因为汪精卫乐于功成身退。而当袁世凯复辟、蒋介石专权引起民怨时,汪精卫便听从召唤复出。

 

为了驱除马列,保住民国,汪精卫不怕因主和而挨骂被杀。事实上,他也因主和而险些丟命,并最终死于枪伤留下的后遗症。汪精卫在陈壁君的支持下为实现平等、自由、博爱和平、反共、建国的理想而敢于忍辱负重,甘当汉奸。汪精卫因此残躯付劫灰,陈壁君则因不承认丈夫有罪而宁可在牢中丧身。

 

鲁迅年轻时,借口家有老母,拒绝投入驱除鞑虏的民主运动。他不敢象汪精卫一样退掉包办婚姻,而是阳奉阴违,娶妻后不把妻当人看,并用文字私怨公泄,迁怒于身边的一切,尤其是中华民国和中华文化包括中医。无辜的妻子被歧视20年后,被他因二奶而抛弃。但鲁迅不离婚再娶,而是在私生子曝光后,遭到世人谴责时,写下横眉冷对千夫指 俯首甘为孺子牛的鲁语!

 

对此在《鲁迅全集》的陪伴下考上博士研究生,现已成为畅销书作家的上海大学教授葛红兵表示一个号称为国民解放而奋斗了一生的人却以他的一生压迫着他的正室妻子朱安,他给朱安带来的痛苦,使他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压迫者。葛红兵再次证明不用出国留学,只要勤于思考,也能走出思想牢笼。他还认定鲁迅终其一生都没有相信过民主,在他的眼里中国人根本不配享有民主,他对胡适等的相对自由主义信念嗤之以鼻,因为他是一个彻底的个人自由主义者(文革中红卫兵那种造反有理的观念正是这种思想的逻辑延伸)。

 

我最高兴的是发现象我一样身在海外却思念故国的林思云面对中文界的骂风,也把矛头指向了鲁迅并表示中国文坛现在的骂风,不能不说是受到鲁迅等骂派文学很大的影响。他还把鲁迅1925年的号召改为:我以为要少(或者竟不)看鲁迅的书,少看鲁迅的书,其结果不过是不能作骂文而已。但现在的青年最要紧的是,不是

 

比较鲁迅或曰五四前后的中文文风我十分赞成鲁迅的同代人钱杏(笔名阿英)所说鲁迅就是一种含血喷人的精神

 

汪精卫与鲁迅,都留学日本,前者在二年时间里便以高分毕业并献身创建民主共和国的伟大事业,后者却在日本逗留了八个年头,一事无成,连文凭也没得到,但回国后却能享用新生的民主共和国带给他的胜利果实,可惜他却滥用言论自由……

 

汪精卫与鲁迅都算亲日派,但于国于民,于公于私,谁敢于担当?谁于国有功?谁是为民献身的美男?谁是误人子弟的汉奸?难道还不一目了然吗?

 

20058月于莱茵河畔

首发《新天地》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