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徐沛]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徐沛  >  白梅怒放
白梅二瓣 (2010)

28579

 

 

 

刘太监则是王容芬对刘晓波的蔑称。1966年,在“文革”的狂潮中,还是北京外语学院女大学生的王容芬以死抗争,留下遗书,宣布退出共青团……活着被捕后她拒绝认错,遭受了13年的残酷迫害。1989年,身为社科院德语副译审的王容芬竭尽全力帮助聚集在天安门的莘莘学子,为他们提供各种服务,包括给他们买马桶。王容芬还像别的知识分子们一样苦口婆心地劝学生们撤离天安门广场,把自由之火带回各个学校。可是刘晓波为了当领袖,发起绝食,两天后屠杀发生,死伤无数。刘晓波却低头认罪并上中央电台为中共圆谎,被“免予起诉”,不仅如此,他还出书写文章自我作践,抹黑他人及史无前例的天安门抗争。刘晓波的权力欲大得惊人,骨头也软得吓人,与男人比如胡石根有别,而与太监相似,都缺少阳刚之气。

   

我针对他的第一封信以《笑傲刘无敌》为题发表, 以下是第二封信。

 

 

2010年11月20日 白梅缘由  徐沛陈述  欢迎批评 顺祝安好 

 

 

大家好!

 

多谢11月5日收到的一个龌龊邮件,促使我一边打扫邮箱,清理邮址,一边向我有邮址的华人和懂汉语的西人表达同一个心愿:在一个没有污言秽语的汉语空间探讨与中国相关的人事与争端。白梅空间没有网址,是指在收件人和我之间通过互联网构成的交流空间。白梅之名来源于王藏的《一枝白梅红尘开 — 读徐沛新著〈无耻的洋人〉》。

 

谢谢唐柏桥等的公开发言和其他网友的私下反馈。很遗憾我不能一一答复,只能综合作答,这也是我决定自己组建这个群发邮组的原因之一。在此选录一个可与大家共享的反馈,“郭泉为人很真诚,正因为此,郭泉也象高智晟一样,成为刘晓波们的眼中钉,一直受到刘晓波们的污蔑谩骂攻击。这笔帐会有算的一天。中共垮台之日,就是刘晓波们特务面目暴露之时。”

 

刘晓波是否是共特暂且不论,但刘晓波与赢得我敬重的仁人志士比如郭泉有本质区别。我个人没有敌人,但我无偿支持大陆民众争人权反迫害,拒绝屈从和美化一直在迫害和杀害华人的马列政党!所以,我不会与刘晓波为伍。

 

我想通过白梅空间促进信息和思想交流。因为捏造事实,抹黑对手,歪曲历史,封锁信息是共产极权势力的拿手好戏。中共势力渗透各国各界,身在海外的我也得奋起反抗。

 

个人亲身经历

 

 

2003年初,我在德国涉足华语网络就是为了反抗专制势力阻止我在华语报刊为法轮功鸣冤叫屈。但我以路见不平,拔笔相助为作家的天职,谁也无法阻挡我抨击邪恶,呵护善良。

 

2003年8月,我向美国一家打着人权旗号的华语网站投去姊妹篇《母亲是个害人精》和《可怜中国儿女心》,可我收到的稿费却是空头支票。我不仅没有得到应得的100美金,还倒赔银行手续费40多欧元。这让我以为海外的华语媒体都缺资金,于是,我自此主动放弃稿费。可事后才知网站的创办人吴弘达在人权的旗号下出名发财,侵害人权……而他的主要撰稿人就是刘晓波及其拥趸比如“文坛剽客”余X。

 

2005年左右,我也在苏晓康主编的《民主中国》网站首发过文章并主动放弃稿费,那时我还自以为是在支持中国的民主事业呢!岂知大错特错。

 

诺奖落在刘晓波头上,就象炸药炸开一道黑幕后,我才获知《民主中国》由美国国家民主基金NED资助。《民主中国》在2008年10月1日—2009年9月30日的财政年度报税表中透露,苏晓康的继任蔡楚年薪26,004美元,他之后是刘晓波,年薪23,004美元;接下来的是曾任共青团中央常委、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团委书记的张祖桦,年薪18,000美元。“零八宪章”的主要起草人就是张祖桦。刘晓波被捕后继续从《民主中国》领取月薪达13,000元人民币之多。

 

蔡楚同时还插手另外三个网站,其中包括独立中文笔会的网站。《民主中国》变成了蔡楚主持后,我的投稿也再没被采纳。凡与他有关的网站从不刊登极权主义专家仲维光的作品,这显然是因为仲维光的矛头直指中共的要害。蔡楚曾得到已被多方证实的共特李建强(化名为刘路等)撰文吹捧!

 

象我一样自掏腰包支持大陆民众争人权的华裔美国公民刘晓东(三妹)对此评论说:“看到这个报表,我们应该有所思考:像刘晓波这些喝香吃辣的所谓异议人士,怎能为中国人权和底层民众着想?实际上,他们更热衷于以民运的名义玩、骗、炒作和运作。他们早就成了民运的渣滓,中共的合作者。我们也可以对那些猴急拥刘的、把刘晓波捧成最会自我解刨的英雄的猴急派们有所了解,他们真的是为了中国的人权和自由?还是为了自己的饭碗?”

 

当刘晓东和我等华裔外国公民在海外为大陆民众获得人权而义务奉献时,刘晓波与余X之流却打着异议旗号一边拉帮结派,闷声发财,私相授受;一边中伤英雄,讨好中共……

 

不过,如果刘晓波拥趸不在我面前谩骂魏京生等我尊敬的反共先驱,我还不会放下手中的工作,专门来支持海内外仁人志士抵制共特伪类欺世盗名,颠倒黑白。我既乐于支持魏京生们,也勇于抨击刘晓波们,因为一个作家就应该帮助读者分清是非,辨别真伪。

 

抵制红色渗透

 

 

我走上华语网络后,结交了一系列反极权争人权的中华精英。可惜他们都先后被捕入狱。诗友杨春光甚至已经在迫害中英年早逝,不过49岁。就是说,中共暴政以志士仁人为敌,从未停止迫害爱国爱民的中华精英。

 

2008年中共镇压藏人的抗争后,我开始用德文发表讲演和文章,抵制中共的外宣和渗透。张丹红在德国媒体力挺中共举办北京奥运前,我想当然地视以她为代表的德国之声华裔职员为同类,还于2005年撰写文章《德国之声》表达我的一厢情愿。当时我根本没想到要去听一听,看一看他们主办的中文节目。为此我十分自责,我现在继续批评德国之声的红色渗透也算是在将功赎罪。

 

有美国华人向反共阵线等群体通报,美国之音也有张丹红。他们要么为中共的“建国大业”肉麻歌功,要么反对称中共为共匪。这位反共志士希望更多的人象《五毛党暗恋美国之音》的作者昝爱宗和《由〈美国之音〉致远先生的提醒而起》的作者张凯臣一样“注意和收集这类现象,在一定时机向美国国会和政府有关部委进行投诉,要求对相关人员进行甄别,防止中共渗透,美国守护者同盟愿担当此任。”希望美国守护者们考虑成立世界守护者同盟,因为中共的渗透是世界性的!               

 

我在专著《无耻的洋人》中不仅记录了史沫特莱等共产国际间谍渗透中华民国的罪恶行径,还证实张丹红们与洋五毛借德国之声把中宣部的论调“出口转内销”,糊弄需要自由信息的大陆受众。

 

中共势力确实渗透了各国纳税人用来支持传播普世价值的媒体,以封锁和遮掩真正关心民众疾苦的魏京生们的反共之声。以德国之声为代表的西方媒体如此,以《民主中国》为代表的中文媒体亦然,再不抵制就晚了。我们不能因反抗中共暴政失去家园后再被剥夺发言权!

 

所以,我要大张旗鼓地抵制“六四渣滓”被吹捧成“道德楷模”,“文坛剽客”被炒作成“六四之子”的共产乱象;竭尽所能地向世人介绍“六四暴徒”孙宝强的抗争与付出。独立中文笔会一度不接纳她,但我敬重这位才德兼备的巾帼英雄和支持她的丈夫。

 

被独立中文笔会排斥过的还有男中豪杰张林。六四后,张林第一次被捕入狱。 2003年,张林在投身民运17年后撰写自传《悲怆的灵魂》。张林的人品和文品让我深受触动也大获其益。可是这位大我不到三岁的60后却被中共4次囚禁共计13年。他不向中共低头,所以,不能象刘晓波一样当“监狱贵族”。2009年8月出狱后一直为病痛所折磨。真正的异议作家也难以出国,更不能象“文坛剽客”余X一样可以借“异议”之名周游列国!

 

我不能对遭受迫害,生活困顿的张林等大陆同行提供物质帮助,但我有心向他们表达我的敬意和慰问。没有他们的存在,我也会被镀金所迷惑。我既说过刘晓波的好话,也为余X辩护过,好在我已看穿他们的伪装,愿意用更多的笔墨来揭露他们的伪劣。

 

白梅空间就算是2010年的和平奖炸出的追求和平、和解、和谐与和气的空间,可能不缺火药味,但绝对公开、公平、公正与公益!

 

白梅空间对所有拒绝污言秽语的收件人开放,因为我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乐于与不同的人坦诚相待,互相指正,各自提高。前提则是各自遵守道德规范,尊重他人意志。

 

上次提到的民运志士高寒因质疑以刘晓波为会长的独立中文笔会理事会违规挪用捐款,而被刘晓波们以“诽谤”、“污蔑”等罪名于2007年9月开除。为此高寒于2007 年11月起在纽约诉诸法庭,寻求公道。“高寒起诉以刘晓波为首独立笔会宪法侵权案新闻发布会”日前在纽约召开。高寒当年因言获罪,被中共判处18徒刑,25岁入狱,32岁被“平反”,40岁流亡,现居纽约。高寒起诉笔会可以起到向世人揭示刘晓波的真面目之作用。无论如何,我支持每一个个体和群体捍卫天赋人权和尊严!

 

此次推荐:

 

《悲愴的靈魂》作者張林出獄:不違背良心而苟活

http://www.broadbook.com/3newsDisplay.asp?newsID=213&salesID=0

 

专访唐柏桥:英文自传《我的两个中国》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11/12/n3083320.htm

 

唐柏桥在书中描述了两个中国,“一个是美丽的、文化的、有着悠久传统历史的中国、人民的中国;另一个是中共统治下的、颠倒黑白、正邪不分、残暴无度、横行腐败、滥用特权、无恶不作的中国。”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